1

国企巨头分食新能源国宴 民资受挤创新前景堪忧

2010年4月6日浏览:字体:大中小

  一场围绕着充电站的争夺在央企巨人间展开。

  在深圳,中海油集团与普天集团合资成立普天海油新能源动力有限公司,与当地电网的垄断者南方电网激烈竞争承建电动车充电站。国家电网公司新年工作会议上提出,年内在27个城市开建75个电动车充电站。一个月之后,中石化集团便与北京首科集团宣布成立合资公司,准备将中石化现有的加油、加气站,改建成加油充电综合服务站,并扩展至河北、天津乃至其他地区。中石油也在与江苏发改委谈判建站事宜。

  这些都发生在“积极推进新能源汽车”被写进最新的《政府工作报告》之前。自2007年《可再生能源中长期规划》掀起国企投资风电潮之后,又一波国企新能源投资浪潮来袭。

  新资金还在集结,等候加入新能源“国家队”的行列。中国人寿集团总裁杨超在“两会”上递交提案,建议政府在保险资金运用细则、税费优惠等方面打开通道,由大保险公司牵头成立产业基金,专门投资战略新兴产业。杨超称,“新能源和节能环保等新兴产业从投资到见效的运作周期长,需要资金量大,一般的短期社会资金难以支持。更需要保险资金等中长线资金的介入。”

  几个月前,在中国新能源投资的“国家队”中,中海油还称得上最激进的投资者之一。从2006年下半年以来,中海油批准的新能源投资已逾百亿元人民币。一位中海油内部权威人士透露,未来五至十年内,中海油将向新能源领域投资175亿元人民币,主要投向三个领域——煤基清洁能源(煤制气)、风电,和汽车动力电池。现在,随着中央、地方各路国有资本的大举杀入,这些数字看上去已不那么耀眼。

  “国家队”大举投资新能源带来了什么?

  政策激活国内需求

  全国“两会”开幕第一天,3月3日,资本市场上演了一波新能源股暴涨行情。阳光能源(00757.HK)及保利协鑫(03800.HK)涨11%及7.9%;龙源电力(00916.HK)及中国风电(00182.HK)涨4.35%及3.4%。连带相关电力设备股重庆机电(02722.HK)、高速传动(00658.HK)及上海电气(02727.HK)等的升幅均超过5%。

  上涨的主要推手是由九三学社提出的“关于推动我国经济社会低碳发展的建议”,这份全国政协“一号提案”提出,将低碳经济列入“十二五”规划。

  国务院总理温家宝在政府工作报告中,将积极发展新能源和可再生能源列入2010年重点工作之一。一位阳光私募投资者对本刊记者表示,去年“4万亿”经济刺激仍以基础设施投资为主,今年明确提出“低碳经济”概念,是中央政府第一次吹响新能源投资的集结号角。

  在哥本哈根会议上,中国政府承诺,要在保留现有节能减排目标的基础上,“到2020年单位GDP碳强度比2005年降低40%到45%”。国务院常务会议也在去年年底做出“到2020年,将非化石能源占一次能源消费比重由9%提高至15%左右”的决定。

  本刊记者获悉,国家发改委正在拟定的“十二五”规划,已将核能、风能、新能源汽车等放在首要位置。尽管细节尚待确定,但信号明确:中国发展“低碳经济”的方向已定。随着“低碳经济”上升为国家战略,中国新能源产业的发展动力,将从以往的出口驱动进一步转向国内需求驱动。一个巨大的充满机会与风险的投资盛宴已近在眼前。

  近几个月,国家发改委等相关主管部门接到了更多在华修建太阳能发电厂的咨询,投资者来自海内外。

  没有人愿意错过这场“国宴”。

  中海油动力

  类似中海油这样的激进央企,早在三年前已嗅到了中国政策层面将要发生的变化。

  2006年下半年,在新能源领域徘徊了几年的中国海洋石油总公司(下称中海油)总经理傅成玉,终于决心迈出实质性步伐——将原先作为三级单位的新能源板块,从存续企业中海石油基地集团有限公司中抽离出来,成立独立的新能源办公室。

  负责人是44岁的总经理助理郑长波,直接向傅成玉汇报。翌年,新能源办公室升级为中海油新能源投资有限责任公司(下称中海油新能源公司),郑长波出任总经理。

  “不改变模式,2020年中国达到欧美发达国家20世纪中期的水平,至少需要等同于52亿吨标煤的能源,届时中国能源消耗量会占全球总量的三分之一。到哪里去挖这么多煤,有十个中海油、十个中石油也难以为继。”郑长波回忆最初公司做决定时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