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消费:亚洲经济的软肋

2010年4月12日浏览:字体:大中小

  消费:亚洲经济的软肋实录

  白岩松:各位现场的来宾,非常欢迎大家在下午“困劲”过后在这样的会场,刚才一进来看到座椅基本都满的时候,我第一的反应,看样子作为一个期货,来到现场的各位对期货还是认可的,不知道讲到一半会走多少,我们已经提供了不错的期货。我们今天要谈论的主题叫做消费:亚洲经济的软肋,据说反映出中文的时候,软肋是贬义性的意思。我为四位嘉宾松绑,我不觉得亚洲经济的软肋以贬义的方式出现在消费上,四位嘉宾可以按照自己的方法解读主题,只不过85%左右的概念当中,亚洲更加刺激消费。针对这样的主题我介绍四位嘉宾:

  国民经济研究所所长樊纲:一会有很多角度从国民经济的角度提供。

  美国耶鲁大学金融学教授陈志武:他有一本书的名字很有意思,中国人那么勤奋,怎么叫《富不起来》呢?中国人是不是已经富起来,富起来是不是会去消费。

  香港凤凰卫视董事局主席兼行政总裁刘长乐:一方面我在凤凰看到很多广告,但又看到佛教内容,佛教应该让人节俭一点,如何让这两者平衡呢?

  百事公司全球副总裁斯帝文·凯赫:他是英国人,百事可乐经常来到中国,他存在着对这个话题的比较。

  接下来四位嘉宾用2分钟时间讲述自己的主题演讲,从陈先生开始。

  陈志武:谢谢大家,下午好,感谢白先生给我第一个发言。就2分钟简单说两句话,对于亚洲消费不足,中国的原因和其他亚洲国家的原因既有相同之处也有不相同,特别是过去十几年,国民民穷的现象越来越严重,经济增长是以每年10%的速度上升,但老百姓感受到的财务效应打了很大的折扣,就是因为这么多土地的升值,资产的升值,还有国有企业的利润由政府掌握,不是老百姓家庭每天可以决定怎么花的预算约束上。

  第二,亚洲消费不足也有文化的原因,但文化原因是太笼统的概念,文化本身是可以不断变化的,亚洲之所以在消费方面不像西方社会走得那么前面,也是跟原来一直亚洲社会没有解决好温饱问题,大家很自然的为了明天很好的活下去要存钱。经过五十年的变化,能够生产的东西越来越多,产能严重过剩,这种时候再等50年,亚洲文化本身爱储蓄,不愿意花钱的习惯,50年以后也会发生非常大的变化,谢谢。

  白岩松:下一位请刘长乐先生。

  刘长乐:谢谢白岩松,我接到这个问题的任务非常诧异,因为我是门外汉,为了更好地参与博鳌亚洲论坛,凤凰卫视是博鳌亚洲论坛的合作伙伴,我为了做好这个工科,这个话题是很大的话题,虽然亚洲消费不管从褒义还是贬义来看都是非常严重的问题。研究这个问题越深,你发现这个问题是很深的问题,消费问题说句老实话,之所以说它是严重的,亚洲消费确实成了问题,消费的力度,消费在结构上出现很多问题。这是历史造成的,也是亚洲发展过程中必然的阶段。我们定义成出口型的生产结构转变成内需性的结构,如果单纯从出口型向内需型的结构转换是很容易的,但深层次的问题我专门研究了陈教授和樊教授的相关论述,我觉得他们讲得非常好。特别是陈教授研究消费的问题,研究到关于新闻自由的问题,这跟咱们有关系。确实是这样,公开、公平、公正这些问题涉及到很大程度上信心本身平衡的问题。现在说实话,信息不对称使得出口型向内需型的转化受到很大的障碍,所以我们在博鳌亚洲论坛非常庄严的会堂能够研究关于亚洲的消费问题,实际上是一个大问题,是一个很深刻的问题。因此,我怀着非常虔诚的心态向三位专家和同行白岩松请教,往下的过程中抱着小学生心态跟各位嘉宾研讨。

上一页 1 2 3 4 5 6 7 8 9 10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