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生物质发电企业几乎全部亏损 各地重复建设严重

2010年7月12日浏览:字体:大中小

  国家及地方对新能源产业的政策鼓励和支持,正催生一批批风能、太阳能及生物质能发电项目陆续上马。但一如某些行业过度竞争带来的恶果,新能源产业在扎堆上马的推动下,重复建设、资源浪费和效益低下等发展难题开始显现。

  “现在几乎我省都上了生物质发电项目,但几乎都亏损。”9日下午,山东京能生物质发电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山东京能”)计划部负责人对记者诉苦说,在燃料成本高企、人力成本居高不下以及政策扶持不到位等因素影响下,几乎所有生物质发电项目一投产就陷于亏损的尴尬境地。

  山东省物价局近日发布的一项调研结果,表示了同样的担忧。针对生物质能发电企业普遍亏损的现状,该调研建议相关部门尽快制定合理发展规划,避免恶性竞争,同时完善配套支持政策,并落实到位,促进这一新兴产业持续健康发展。

  各地争建生物质电厂

  位于无棣县柳堡乡芦苇湿地特定工业园区的山东京能是北京京能集团的下属企业,目前运营两台12MW燃烧棉花秸秆的生物质发电机组,年上网电量1.2亿千瓦时。两台机组2008年6月和9月相继投产后,年利用各类秸秆等可再生燃料24万吨。

  山东省物价局对生物质能发电的调研,即以该企业为例进行。调研报告认为:山东京能“两台机组投产后,形成了秸秆从拔、收、储、运、破碎、发电、草木灰回收等一条完整的循环经济产业链,彻底变废为宝。产业链带动了1500余当地农民就业,每年给当地农民带来5500万元左右的收入,改变了当地农民世世代代一直延续的秸秆焚烧、乱堆乱放的习惯,改善了环境,消除了火灾隐患,减少了温室气体和其他大气污染物的排放,为当地创造了可观的经济效益和社会效益”。

  这是事实。在国家新能源政策的鼓励下,对生物质发电利用可再生资源既环保又能带动农民增收的积极意义,各地方的认识几乎一致。记者通过网络搜索发现,不仅山东,全国许多地方都在积极为生物质发电招商引资,网络招商是其中之一。这些地方,除了宣传当地各类秸秆资源丰富外,都提到对农业发展、农民增收与环境保护的促进。

  山东京能上述负责人告诉记者,现在无棣周边的几个县有的已上、有的正在招标生物质发电项目。目前,滨州市已有4个秸秆发电项目获得核准,总投资5.8亿元,装机容量54兆瓦。

  据了解,截至2009年底,山东已投运生物质能发电项目25个,装机容量42.5万千瓦,主要分布在聊城、潍坊、菏泽、临沂等农业资源较丰富的地区。

  对生物质能发电的青睐,除中国节能投资公司、国家电网公司、五大发电集团等大型国有企业外,民营以及外资企业也纷纷投资参与建设运营。今年3月18日,北京利朗明德环保科技公司与高密市政府举行生物质能发电项目签约仪式,拟投资2.5亿元,建设日处理能力600吨,发电装机容量25兆瓦,年发电量1.75亿千瓦时的发电厂。同一天,由马来西亚前能有限公司独资兴建的前能生物质能发电项目开工仪式在梁山县开发区举行。该公司董事局主席胡亚桥表示,这个总投资4200万美元的发电项目建成后,每年将向国家电网出售电能23兆瓦时,实现销售收入1.5亿元,利润1800余万元。

  “以前各县都建有小火电厂,在小火电被关停后,各县又都开始上生物质能电厂,几乎每个县都在上。”山东京能上述负责人说。

  燃料收购成本260元/吨

  尽管各地都热衷生物质能发电,但市场却不乐观。随着越来越多的生物质能发电项目上马,农村的麦秸、棉秆、花生壳、玉米芯以及树皮、树枝都成了供不应求的燃料资源。

  国能垦利生物发电公司有关人士说,现在该公司共有3个秸秆收购站,除了在垦利县,收购范围已扩大到了博兴、广饶、沾化、东营等县市。

  他告诉记者,垦利是农业大县,秸秆资源丰富。但不少农民嫌麻烦,不愿为了几十块钱去卖秸秆,于是不少农民直接在地里将秸秆焚烧或留在地里沤肥。而且秸秆资源分散,收购起来非常麻烦,不少经纪人忙活很长时间,也收不到几吨秸秆。

  “运输也是一大难题。秸秆太轻,运输车辆如果不改装,一车装不了几吨,肯定赔本。可改装车上路又常被检查罚款。”山东京能上述负责人表示。

  山东省物价局的调研充分注意到了这个棘手的问题。调研认为,“目前已形成生物质项目扎堆现象,燃料市场的恶性竞争在2009年已经显现,今后会进一步加剧。2009年,该企业在所在地无棣县的实际收购数量5万余吨,这与项目可行性研究时测算的无棣当地棉秆产量达到25万吨相比,缺口很大。因此所需大部分燃料不得不到沾化、东营、临沂、河北、天津、江苏等地采购。目前燃料收购的辐射半径超过150公里,2009年燃料平均收购成本已达到每吨260元。据测算,盈亏平衡点价格则为每吨220元。”

  不过,记者发现,许多地方在上马生物质发电项目时,都给予了乐观的期待。胡亚桥表示,前能生物质能发电项目每年可消耗树枝、树皮、秸秆等废弃物20万吨,可给农民增加收入3000万元左右,可直接带动1000多人就业。

  “这种期待过于乐观了,市场根本没有想象中的大。而且现在每吨秸秆涨到300元,电厂已经无法承受了,但农民其实增收很少,大部分费用都被收购、运输等中介赚了。”一位生物质电厂的负责人坦言,目前不少项目还在建设中,如果这些项目陆续投产,燃料市场竞争将更激烈,收购半径长和人力成本居高不下的问题将愈加突出,投产就亏损的尴尬将无法避免。

  他告诉导报记者,其实不少项目在前期调研阶段就已了解生物质发电几乎全部亏损的现实,但在国家新能源政策的激励下,不少企业寄望几年后国家能完善相关扶持政策,如调整电价等,所以都持乐观态度。

  但这种期望能否变现,何时能变现,对目前已经投运的生物质能电厂而言,却是迫不及待想知道的答案。

  “如果不合理规划,造成生物质电厂一哄而上,重复建设,可能会导致项目投一个亏一个,最终倒闭关门。为此建议有关部门在山东省内,每3个县核准一个生物质电厂,或半径150公里范围内核准一个生物质电厂。”山东省物价局在调研报告中提了多条建议,包括生物质发电与其他可再生能源发电电价结算规定应区别对待,生物质发电电价补贴应按月支付等。这应该是山东多家生物质发电企业的共同心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