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王小鲁:中国居民收入差距被大大低估

2010年8月31日浏览:字体:大中小

  核心提示:中国居民收入差距在改革开放初期阶段是缩小的,这得益于农村地区率先进行改革。但是八十年代后期至今,城乡之间、东中西部之间居民收入差距在不断扩大,而且王小鲁认为最近的统计数据没有涵盖大量的灰色收入,因此,中国居民收入差距被大大低估了。收入差距扩大的原因一是城市改革快于农村另一方面还是由制度缺所陷导致。

  凤凰卫视中文台8月28日《世纪大讲堂》播出“王小鲁:收入差距的现状与破解”,以下为文字实录:

  解说:一个社会如果财富只集中在少数人手里,那么注定这个社会是不公平的,因而它也是不稳定的。那么中国的收入差距到底有多大?目前这种状况形成的原因又是什么?会产生怎么样的危害?又如何来解决它?中国改革基金会国民经济研究所副所长王小鲁带着最新的调查数据,8月28日做客世纪打讲堂,讲述《收入差距的现状与破解》。

  王鲁湘:欢迎走进《世纪大讲堂》,这里是思想的盛宴这里是学术的殿堂。从年初到现在,温家宝总理多次提到中国的收入差距问题。他曾经说过,这种差距还有拉大的现象。一个社会如果财富只集中在少数人手里,那么注定这个社会是不公平的,因而它也是不稳定的。那么中国的收入差距到底有多大?目前这种状况形成的原因又是什么?会产生怎么样的危害?又如何来解决它?有关这些问题今天我们荣幸地邀请到了中国改革基金会国民经济研究所副所长王小鲁先生,大家欢迎。

  王小鲁:谢谢。

  王鲁湘:我们下面看一下大屏幕,一个介绍王小鲁先生的短片。

  王小鲁,20世纪80年代,曾任国家体改委,中国经济体制改革研究所杂志主编,研究室主任。90年代赴澳大利亚访问和学习。曾任澳大利亚国立大学研究员和多家国际学术机构的访问学者。研究领域为中国经济增长与发展、收入分配、市场化改革等。发表中英文学术论文90余篇,两次获“孙冶芳经济科学论文奖”,前不久他刚刚完成“灰色收入与国民收入差距”的调查报告,为观察国民收入的真实状况提供了一个新的视角。

  现在我们知道凡是在国外有过学位的人,都有一个信任危机,我想小鲁先生这个澳大利亚国立大学是真有这么一个大学吧。

  王小鲁:确实有,大家可以查。

  王鲁湘:博士肯定也没问题。

  王鲁湘:我知道,王小鲁先生其实在80年代他就是中国经济体制改革当时很着名的一位年轻的经济学家。

  王小鲁:城镇高收入居民的收入被明显地低估了

  王鲁湘:我们知道经济学家往往是要靠数字说话的,所以我们经常也看到隔一个时期要公布一下GDP的一个数据,再公布一个CPI的这样一个经济指标数据。但是好像现在最近也是发生了这个统计数据的信任危机是吧,这个统计数据的真实性的问题、统计数据的准确性的问题,现在有很多人对中国的这一套数字的东西普遍表示质疑,如果这个数字统计不准确、不真实,那么建立在这个基础上所有的经济学的一些推论是不是也就海市蜃楼了?

  王小鲁:我不能说整个的我们国家整个的统计数据不准确,因为总的来说我认为这些年的统计数据还是有很大的改善,很多方面的指标应该说质量还是在提高,大部分指标我觉得基本上是真实可信的,但是有一些指标不准确也是事实。比如说关于居民收入,特别是城镇高收入居民的收入,这方面的统计指标我们就感觉和事实差距比较大。

  王鲁湘:明显的是低估了是吗?

  王小鲁:明显地低估了。

  王鲁湘:也就是最近有一个统计,就是国家公布的全国的GDP和各个地方政府汇总起来的好像差得很多。

  嘉宾:这个问题是个老问题。地方上统计的GDP始终是高于全国的GDP,同时地方统计的GDP增长速度通常也高于全国的GDP的增长速度。这主要是因为实际上和我们的统计体系有关系。因为各地的统计局,地方的统计局在业务上不是直接受国家统计局的领导,而是属于各地方,各级地方政府领导,它在业务上就有一些脱节的地方。当地方统计上报到国家统计局,而国家统计局认为有些数据比如说可能偏高了,存在重复计算或者是高估这些现象的时候,他们可能会做一些调整,根据他们自己的调查和分析来做一些调整,但是他们没办法改变地方统计局的统计数字。

  主持人:您最近刚刚完成了一个课题就是“灰色收入与国民收入分配”是吧。我想知道的话,“灰色收入”这个词可能也许是咱们中国特有,或者是在中国这些年来大家经常挂在嘴上的一个词就是“灰色收入”,特别是社会上有一部分群体。那么是什么样的原因促使你对灰色收入和国民经济收入分配这样一个课题感兴趣?您对灰色收入的调查能够进行下去吗?

  嘉宾:其实各国可能不同程度上都存在这样的问题,但是我们国家比较突出。当然其他一些发展中国家可能类似的问题也比较突出。主要是因为制度不健全,所以才会造成比较大量的灰色收入。我们国家我觉得这个问题已经成为一个影响收入分配的一个非常重大的问题了。主要是因为各方面制度的漏洞,当然在这部分收入可能在统计上也很难反映出来,所以我们才等于提出了这样一个问题。我们有没有办法搞清楚居民的真实收入到底是多少?我们最近做的这个课题主要也是从这方面着手。

  记者:好,下面我们就有请王小鲁先生开始他今天的演讲,他今天的演讲主题就是“收入差距的现状与破解”,大家欢迎。

  王小鲁:今天想讲一下收入差距的现状、趋势和解决之道。那么这方面我想从三个不同的角度来解释:

  首先,收入差距的变化趋势和现状是什么?实际上改革初期,收入差距有一段时间是趋于缩小的,主要是因为农村收入增长比较快,由于农村改革先行使得城乡之间的收入差距趋于缩小。但是在80年代中期以后,基本上收入差距是呈持续扩大这样一个趋势。

  如果按基尼系数来衡量的话,改革初期我们的基尼系数大概在0.3左右,到了2005年上升到0.47,最近有人估算可能已经超过0.5。总的来看,我们国家收入差距按基尼系数来衡量已经进入了世界上少数收入差距相当大的国家这个行列。

  “三维”透析收入差距

  实际上收入差距可以从三个不同的方面来看:

  首先是城乡之间的差距。城乡差距在改革初期如果按城镇居民的人均收入和农村居民人均收入之比,那么改革初期大约是2.6倍。到1985年的时候下降到1.9倍,但是在这之后持续扩大,到2006年的时候上升到3.3倍,最近几年基本上都在3.3倍左右。

  另一方面的差距表现在区域差距上。发展比较快的东部地区、沿海地区和发展比较相对较慢的西部地区和其他地区之间收入差距比较大。改革初期,如果用人均GDP来计算,东部沿海地区和西部地区之间的人均GDP的差距大概是2倍左右。最近几年已经上升到2.6倍2.7倍左右。人均GDP最高的上海和最低的贵州这两个省份来相比,他们的人均GDP差距最近应该在8倍以上,这是地区差距的情况。

  再一个方面的情况是居民,不同阶层之间居民的收入差距。不同阶层之间居民的收入差距在改革期间发生了很多变化。另一个和这个相关的问题就是居民收入和政府收入和企业收入之间的相互关系也发生了明显的变化。如果用国家统计局的资金流量表的数据来衡量的话,那么居民收入在占国民总收入的比重在1995年的时候是68%,后来逐步下降,到最近到2007年是下降到57%。其中劳动报酬占国民总收入的比重从54%下降到47%。

  另外,按照国家统计局的居民不同阶层居民收入的统计,或者分组收入来看,1995年我们城市居民如果按10分组的话,最高收入的10%家庭和最低收入的10%家庭之间人均收入的比是6倍,那么到2008年上升到9倍。如果按全国城乡居民按10%分组,最高收入和最低收入家庭之比,1995年大致是在14倍左右,到2008年上升到23倍左右。所以从这些数据来看,最近这些年收入差距的扩大主要是由于不同阶层之间居民收入差距扩大而导致的。

  王小鲁:这个主要原因一个是因为高收入居民增长比较快,而相对来说中低收入居民的收入增长是比较慢的。还存在一个问题,就是少数居民的大量灰色收入在统计上没有办法反映出来。

  所以实际上根据我们研究来看,我们现在统计上虽然反映出来居民不同阶层之间收入差距扩大的趋势。但是现有的统计数据还是大大地低估了这种差距。实际的收入差距比统计上反映出来的还要更大。主要在于统计上对居民收入进行调查的时候,调查高收入居民的实际收入是很困难的。

  根据2008年的居民收入统计,城镇全部城镇居民的人均可支配收入大约只有1万5千多元,城镇10%的最高收入家庭他们的人均收入只有4万3千多元。但是如果按照这个数据来看的话,我们就很难解释比如说为什么银行有大量的居民储蓄存款,而且在不断地上升?为什么股市上、房地产市场上有大量的居民投资?而这些居民投资和居民储蓄从数量上来看都不足以用现有的统计数据来解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