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最后的石油客:需要怎样的生存法则?

2011年7月7日浏览:字体:大中小

  中国民间石油力量几度沉浮,如今游资逐渐散场,传统逐利模式日趋式微。在坚冰难破的格局下,存留下来最后的石油客,他们需要怎样的生存法则?

  随着6月上旬国家发改委核准令下,孙广信捏在手中两年多的哈萨克斯坦斋桑油气项目,终于以跨国天然气通道建设获批为标志,落袋为安。

  这是一起罕见的投资案例。作为一家新疆本土民企,广汇集团不仅跨境揽下哈国大区块油气田,还能绕开中石油,成为唯一一家跨国能源通道的民营投资主体。在当下民营油企普遍抱怨国进民退的现实语境中,实属异类。

  与广汇案例相对的真实景况是,长期以来,中国民间石油企业,受制于体制藩篱,始终未能自成气候,成长出具有行业领导力的规模企业。在勘探、开采、炼化、储备与销售各环节上,民营石油客屡次组团叩关,大多以失败告终。原本较具成长基础的炼化和成品油销售等领域,民间资本亦全线溃退。

  据公开资料显示,在国家商务部注册过的民营成品油批发企业为609家,目前正常运营的仅剩100余家。5万余家有资质的民营零售加油站,近一半已关门停业,仅存的加油站也大都处于维持状态。一度占据国内成品油市场大半壁江山的民企盛况,已不复再见。

  而作为民营油企另一重要阵地,地方炼油厂由于受到油源的限制,只能以进口污染大、油质低的燃料油为代价,换取存续生机。但在更为严苛的“国三”标准之下,民营炼油企业或坐等收编,或转手抽身,已成为普遍趋势。

  今年5月,是国务院《关于鼓励和引导民间投资健康发展的若干意见》(坊间俗称“新36条”)颁行一周年之际,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举行了一场小规模的论坛。据一位参会的民营油企代表告诉本刊记者,与2005年的“旧36条”相比,虽然“新36条”对非公有资本的开放力度更大,但实际执行效果甚至还比不上“旧36条”。

  国家发改委固定资产投资司副司长罗国三在论坛上坦诚道,“有的部门较快,而有的部门则进展较慢,特别是社会广泛关注的金融、铁路、能源和市政公用事业等重点领域的改革进展,与国务院的要求相比相对缓慢。”

  “相对缓慢”的结局是,在杜绝游资投机空间的同时,也将固守其中的民间油企的期待拉长。如今游资逐渐散场,一店一坊的传统逐利模式日趋式微。在坚冰难破的格局下,存留下来的石油客,他们需要怎样的生存法则?

  再撞玻璃门

  6月初,赵友山和东北几位石油批发商,到俄罗斯去转了一圈。作为中国商业联合会石油流通委员会这个以东北籍民营油企为主组成的民间商会会长,赵友山近年来颇为活跃,其活动的核心内容,是通过各种渠道(主要通过上书有关部委),将民营油企当前所受到的困局呈递决策层,并由此赢得舆论的不间断关注。

  他需要这种关注。按照他的说法,自48岁起,其工作重心便已转移到商会上,迄今已逾十年,旗下石油批发业务基本交由亲朋打理。“现在也拿不到油,四处求人,一年给个几千吨,勉强维持开支。”

  此番去俄罗斯,是协同几家会员单位考察俄罗斯成品油市场。俄方很欢迎,但并不需要基础投资,他们要的是将油卖给你。赵友山面临的问题在于,尽管知道俄方原油比国内便宜近2000块一吨,但没有进口权限,仍只能望“油”兴叹。新36条颁行一年后,原本尚存一丝希望的赵友山,给出了他的评价——“忽悠。”

  这是一道让其无法逾越的玻璃门。旧36条出台时,因设计缺陷导致的执行操作难度,已全数为新36条照搬。“受制于资金和技术压力,绝大多数民营企业现在没有实力进入到上游的勘探开发,风险相当大。而且现在也想明白了,也不想担这个风险了。”

  赵友山也想再努力一把。当初拿到国家战略石油储备资格,并投标国家战略石油储备后他才了解到,民营油企只能取得国家支付的使用油库租金,但不能动油库内的原油,这与他们的初衷之一,解决民营油企油源问题根本不搭边。最近,赵友山正设法将商会挂靠到商务部旗下,并准备起草又一封万言书——所有的努力,都是为了进口方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