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卢俊卿:明码标价的“论坛经济”巨头

2011年8月19日浏览:字体:大中小

  何田(化名)是一家四川公司的中层管理人员,这几天,困扰了他4个月的“电话推销”终于停止了。

  自从4月初接到一个电话,每周他就会接到电话、短信、邮寄资料,向他推荐一个会议。

  8月18日,这个会议在北京召开。召开者是近期因为“中非希望工程”进入公众视线的世界杰出华商协会(下称华商协会)。

  日前报道称,由青基会和华商协会共同主导的“中非希望工程”,将为非洲希望小学募捐15亿元。青基会秘书长涂猛则对本报表示,这一募捐目标出自华商协会,青基会无此规划。

  8月3日,一家中央级媒体的海外版刊登文章称:“在卢星宇和团队的努力下,中非希望工程首批募捐超过了4亿元人民币”;涂猛向记者确认,从华商协会手中,青基会共接受该项目募款3102万元。

  与何田们得到的信息不一样,“华商协会”并非民政部门注册的机构,而是一家公司。

  开会,正是这家公司的主营业务。

  推销论坛

  4月初,何田接到了第一个电话。

  打电话的是华商协会的一位女推销员。她是通过企业黄页找到何田公司的。

  推销员向何田介绍了华商协会,她说,协会有很多高端人士,加入后可以帮助企业建立人脉和融资平台。

  推销员还介绍了一个他们组织的“高端会议”。4月,华商协会举办了“外交官之春”活动,邀请了多位外籍外交人士。

  “当时我觉得,我们公司规模不大、经营状况一般,如果介绍是真的,平台门槛很高,公司勉强加入也没有用;如果是假的,更不值得费神,所以没有细问。”何田回忆说,但在推销员很有礼貌的要求下,他告诉了她自己的手机。

  此后,推销员很有韧性,几乎隔天就来电话,目的只有一个——拉何田的公司交钱参加8月的会议。

  在持续三个多月的电话后,何田不胜其扰。“那段时间,我看到010开头的电话就心里发虚。”何田回忆,为此,他换掉了自己的手机号码。

  8月6日,何田在办公室接到这位推销员的最后一个电话。在明确拒绝参会后,对方终于停止了推销。

  “政要经济”

  12天后,8月18日,推销员向何田推销了4个月的“世界杰出华商大会财富领袖论坛”,在北京召开。

  记者掌握的推销员寄给何田的资料显示,这个会议的参会费用分三等,分别为代表席1.98万元,嘉宾席3.98万元,贵宾席12.8万元。

  这些费用包括贵宾席的食宿、嘉宾席的餐饮,代表席的1.98万元,则只能购买参与会议的资格。

  通过出资不等的费用,企业则可成为华商协会会员单位、理事单位、副理事长单位、理事长单位、顾问单位、副会长单位等,并获得相应的参会优惠。

  这也是推销员向何田极力推销的“业务”之一。她寄来的资料显示,会议的主办单位为世界杰出华商协会、联合国工业发展组织中国南南工业合作中心、中国商业联合会,协办单位有中国网络电视台。华商TV、华商500强俱乐部,承担单位为天九儒商投资集团。

  公开资料显示,联合国工业发展组织中国南南工业合作中心于2008年7月成立,中心主任为谭伟文,此前职务为商务部高级顾问。

  公开报道中,该中心的最近一次活动是2011年5月,与华商协会联合组织的“中国绿色企业100强”评选。

  在推销员寄来的会议邀请函上,邀请对象空白待填,邀请方签上了谭伟文的名字,名字下印着联合国工业发展组织中国南南工业合作中心,无该中心公章。

  谭伟文的个人签名旁,盖着世界杰出华商协会和中国商业联合会的公章。

  8月18日,华商协会主席卢俊卿对本报记者表示:“华商协会是一个公益的、非盈利的平台,协会做六年了,没收过一分钱,就是搭建平台,让大家在这个平台上跟正规机构合作。”

  而据记者调查,世界杰出华商协会并非在民政部门注册的民间机构,而是一家公司的名称。该公司全称为“香港杰出华商协会有限公司北京代表处”。在其工商申请书写着:“公司于2005年成立,是香港一所专门提供国际间文化交流服务的一所专业服务顾问公司。自成立至今,本公司成立以来,正积极参与中国文化领域的发展,促进文化交流。”

  这份两句话中就存在两处语病的申请书,出自“香港杰出华商协会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