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乔布斯“抛锚”:苹果进入守江山时代

2011年8月26日浏览:字体:大中小

  苹果董事会于8月24日正式宣布,史蒂夫·乔布斯已经辞去苹果公司首席执行官职务,与此同时,董事会任命苹果公司首席运营官蒂姆·库克出任公司新首席执行官。乔布斯将一直担任公司董事会主席。

  这是一个早在人们意料之中的决定,乔布斯的隐退正式标志着一代传奇的谢幕,而他留下了一个巅峰时代的苹果帝国。

  “在我看来,乔布斯是世界上最伟大的企业家。”曾经在硅谷多次见到乔布斯,有“多普达之父”之称的多普达前总经理杨兴平向记者表示。

  乔布斯的隐退也正式标志着苹果开始由“打江山”转移到“守江山”的时代,留给乔布斯继任者库克的,是一份老本至少够吃三年的丰厚家业,离开乔布斯的苹果是否能持续辉煌,再次成为人们关注的焦点。

  能容忍天才的暴君

  《连线》杂志主编Leander Kahney这样记录1997年乔布斯回归苹果第一天时的情景:“看起来像个流浪汉的乔布斯走进会议室。他身着短裤,穿着拖鞋,胡子似乎有好几天没有刮。他重重地往椅子上一坐,然后慢慢地转动椅子。‘跟我说说这个地方到底出了什么问题?’还没等人回答,他突然嚷道,‘问题就出在产品上。苹果现在的产品实在是太糟糕了!它们已经一点吸引力都没有了。’”

  之后发生的事人尽皆知,苹果推出了横扫世界的iPod、iPhone、iPad,一下子由一个穷光蛋变成一家日进斗金的企业。

  曾经在1990年代初期在苹果公司任职的李开复回忆起那个年代的苹果时指出,在乔布斯还没回归苹果前,苹果组织上的杂乱无章、高管的频繁更换,让包括自己在内的每一个苹果员工,感觉不到希望。

  在乔布斯回归后,就迅速将个人的性格注入到了这家差点破产的企业中。

  “在乔布斯眼里,人只有天才和笨蛋之分,没有中间人。”《乔布斯传》的作者王咏刚总结道,王咏刚曾经采访过十几位曾与乔布斯有过直接、紧密工作联系的朋友,包括苹果公司前董事会成员、前副总裁、高级经理、资深工程师等。

  在大部分苹果员工眼里,乔布斯都是一个缺少朋友的家伙——他动不动就对员工大吼大叫,经常敲打员工的脑袋,他被一些苹果员工称作“暴君”。

  在硅谷曾经多次见到乔布斯的杨兴平向记者回忆道,乔布斯是一个很不近人情的CEO。杨兴平认为乔布斯其实是一个很不擅长管理的CEO——因此苹果严谨的COO库克对乔布斯有许多弥补。

  他举例谈到,有一次乔布斯让苹果的一位副总邀请索尼当时的CEO到硅谷来和他见面,当对方大老远从日本赶到美国苹果公司门口时,乔布斯却突然问起,对方是不是没有和他们签保密协议,并以此理由拒不见对方——此事让乔布斯的下属感到十分尴尬。

  但王咏刚表示,他接触的许多苹果员工都在认为乔布斯是一个暴君的同时,认为和他共事很荣幸——因为乔布斯极端性格的另一端意味着,苹果的产品总是能追求完美。

  乔布斯对于天才往往能极端地庇护。最典型的一个案例是乔布斯发现了英国设计天才乔纳森·伊夫——在此之前,乔纳森·伊夫在英国设计马桶,但是却一直郁郁不得志,乔布斯从他身上挖掘出了天才般的设计气质,此后伊夫一手设计出了iPod、iPhone、iPad。

  乔布斯是一个具有极端两面性的人。他一方面很喜欢骂自己的员工,但是另一方面又以这种方式让员工在他手下工作一直保持激情。

  苹果的任何一款产品都必须要经过乔布斯的同意才能上市,但是在其它企业很少有企业的CEO会对每一款产品亲自过问。

  亲自过问的结果就是,乔布斯动不动就会向员工大喊“下地狱去”或者“你们这群白痴”——因为他极度追求完美。王咏刚举例谈到,在苹果研发操作系统的时候,出现任何一点小错误,乔布斯就会大肆批评整个团队。

  正是乔布斯性格上过于追求完美,保证了苹果产品最佳的用户体验,这些成为苹果打江山最重要的基础。

  苹果老本至少够吃三年

  在台湾,规模庞大的零部件供应商正在热烈讨论乔布斯辞职所带来的影响,拓墣产业研究所的所长杨胜帆向记者预测,至少3年之内苹果王国不会出现大的问题。

  杨胜帆认为,乔布斯之所以选择这个时点辞去CEO是因为苹果已经进入“独孤求败”的地步——苹果几乎打败了所有的对手,短期内还看不到太大的威胁,因此乔布斯可以安心退休。

  真正可能对苹果帝国产生威胁的是马上将风起云涌的云计算产业革命——这至少要等到三年以后,因为移动云计算的普及依赖于4G网络的大规模铺设,那需要好几年的时间。

  一家苹果重要的台资供应商相关负责人也向记者分析道,乔布斯的离职在短期内不会造成太大影响。

  这家供应商透露,目前苹果的iPhone5已经进入零部件备货阶段,大部分供应链磨合早已完成,苹果正要求他们研发iPhone6的关键组件,“苹果要求iPhone6的组件做得非常薄,这对我们是一个比较大的挑战。”上述苹果供应商指出。

  目前苹果和上游零部件商确定的订单已经到达2012年,因此短期内对于产值巨大的苹果供应链影响不会太大,杨胜帆预计,苹果在换帅后重点将以稳定为主,不会轻易大规模调整供应链。

  苹果财报显示,该公司截止到2011年6月25日的现金及有价证券达到761亿美元——这样巨额的现金储备足够让苹果吃上好多年老本。

  而苹果的竞争对手们则可能因此长舒一口气——谷歌刚刚收购摩托罗拉移动,正准备在Android操作系统上大干一场,微软也正联手诺基亚准备卷土重来,乔布斯隐退后将使得移动终端市场的竞争更加激烈。

  乔布斯“抛锚”:苹果进入“守江山”时代

  几乎所有接受记者采访的人士都表示,乔布斯的隐退将在长远上对苹果造成不小影响。

  杨兴平指出,乔布斯辞职对苹果的影响大小将取决于苹果管理团队是否继续稳定——尤其是以乔纳森·伊夫为代表的设计团队是否会离开。

  在乔布斯身后,站着一批能力强大的高管团队,将接班乔布斯的库克是顶尖的供应链管理高手,而苹果负责工业设计团队的高级副总裁伊夫则是苹果大部分产品的工业设计之父,iPhone操作系统和其他软件开发团队负责人佛斯特(Scott Forstall),负责互联网业务、被视为多面手的副总裁柯尔(Eddie Cue),以及全球营销负责人席勒(Philip Schiller)也都是重要的人物。

  在此之前,苹果已经有多名高管离职。包括苹果高级副总裁鲁宾斯基、苹果负责零售业务的副总裁约翰逊、iCloud服务高级产品经理约翰·赫伯特等人都相继离职,是否会有更多的高管会在乔布斯隐退后离职备受人们关注。

  另一个不确定的因素是,乔布斯离开后是否还有人再能激发苹果强大的创新能力。王咏刚指出,乔布斯离去后苹果的创新基因肯定会淡化。

  乔布斯对战略的把握非常准确,例如早年微软推出平板电脑的时候,苹果内部许多人提出要跟着推出平板电脑,但是乔布斯力挽狂澜,表示推出时机不够成熟,并一直坚持到去年iPad推出,并一炮走红。库克能否像乔布斯那样用个人魅力去领导苹果那些“骄横跋扈”的天才们,在一些重大战略时点上正确决策,还有待观察。

  例如有着“iPod之父”之称的原苹果高级副总裁乔恩·鲁宾斯坦2007年10月从苹果离职加入Palm并担任CEO,他在加入Palm后效仿苹果发布了自主研发的WebOS手机操作系统,但是始终无法获得苹果那样的成功——直到后来惠普收购Palm并宣布放弃WebOS。

  这些事件似乎说明这些人才需要在乔布斯的激发下才能够获得巨大的成功,尤其是苹果在创新上是否还能保持足够的动力。

  台湾产业界传来的消息显示,短期之内,苹果的产品很难再有大的创新——9月底可能上市的iPhone5被普遍认为仅仅是将处理器单核换成双核,摄像头由500万像素换成800万,此外外形做了一些改观,而今年年初上市的iPad2更是被看做只是对第一代iPad的物理升级。

  这些情况正在表明,苹果或许将越来越淡化乔布斯式创新在其体系中的作用,而是更多地依靠另外一套体系来“守江山”。事实上,苹果在供应链、生态系统领域建立起来的强大竞争力也比它的竞争对手强出不少。

  上述台湾苹果供应商向记者谈起自己当时和苹果合作iPhone、iPad零部件的场景,不禁感慨万千,“苹果的执行力很强,他们似乎每个人都十分为苹果公司的利益着想。”这位供应商指出。

  苹果要达到什么样的目标,例如出货目标、质量目标,下面的人都会坚定地去执行,“相比之下,摩托罗拉、HTC的人和我们合作时就没表现出这样好的执行力。”这位供应商指出。

  “我们没想到,像苹果这么赚钱的一家公司居然对成本的控制还那么强。”上述供应商指出,在每一代iPhone开始备货时,苹果的团队会到供应商这里来把机器成本、材料成本、人力成本都核算得很清楚,并至少选择两家供应商去比价。

  这位供应商指出,没有任何一家企业像苹果这样,花自己的钱去让供应商建设新工厂,但苹果以此换来供应商对它的高度忠诚,并将紧俏的零部件优先供应苹果,借此保证苹果产品领先竞争对手。

  iPad2的上市就是一个最好的案例——iPad2以如此低的价格做出如此轻薄的产品,让苹果的其它竞争对手倒吸一口凉气,这些显示苹果依靠出色的供应链运营同样能够拉开和竞争对手的差距。

  对于乔布斯的离去,在某种程度上需要从两方面来看待——乔布斯的极端性格决定了,他是一个善于赌博的人,容易在战略上做出一些极端的决策。对于一个已经打下辉煌江山的苹果来说,在战略上多一些保守,或许也并不是一件坏事。

  杨兴平向记者总结道,库克是一个守江山的好手,但苹果将不可避免地走下坡路——目前苹果已经到了它的顶峰时代,如果会产生下一家打破苹果的企业,将不可能再走乔布斯一样的道路,因为乔布斯只有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