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杨钊:我为何要冠名清华真维斯楼?

2011年9月6日浏览:字体:大中小

  “教学楼起成这样的名字,象牙塔充斥着铜臭味。”2011年5月23日,清华大学第四教学楼被命名为“真维斯楼”成为公众关注的焦点,甚至有网民直指此举为“卖身”和“大学精神的堕落”。在学子和网民不息的抗议声中,“企业冠名是否伤害了大学精神”成为了不得不摆上桌面的问题。

  就此,香港旭日集团董事长杨钊日前接受了中国青年报记者独家专访,“真维斯”正是属于这个年营业额高达50多亿港币的多元化跨国集团。

  “我想反问青年人一个问题”

  中国青年报:很多人最想知道的一个问题是,您的公司为什么要选择把清华的第四教学楼赞助成“真维斯楼”?

  杨钊:我们也没想到会出现这么大的争议。很多学生不理解我们,认为我们是为自己做广告,为了商业利益,“你这老板就是要用金钱收买最高学府”。而我想说,不要只想到自己的心态,应该学会换位思考。

  我想反问青年人一个问题:如果换做是你,如果当你拥有1亿元、10个亿、甚至100个亿的资产,你会怎么用?如果你想用钱环游世界,那么环游完以后怎么办呢?如果你想要买车买房,当车房都有了以后还做什么呢?难道最后就是包几个二奶?

  其实,只有利人利己,也就是回报社会,才最有可持续性。我知道很多学生、甚至我们的朋友、顾客都不理解,但如果你是个大企业家,不走社会慈善这条路,又能走什么路?如果有的人还不相信我,那也没关系,请你保留你的想法,而我保留我的。

  中国青年报:其实给大学捐款的现象非常普遍,但是很多人反感的是“真维斯楼”商业气息太重。为什么一定要冠名呢?

  杨钊:关于为什么要冠名,我用孔子的一个故事来解释。现在的大学生应该也都听说过,孔子的弟子子贡出国游历,见到一个鲁国籍的奴隶,便自己出钱将他赎了回来,却不愿接受政府的奖赏。另一个弟子子路救起一名落水者,那人感谢地送给子路一头牛,子路收下了。

  照常理来讲,我们都会表扬子贡,但是孔子却批评子贡,表扬了子路。原因是孔子认为,世界上不是人人都像子贡这样高尚,如果做好事能得到看得见的奖赏褒扬,就会鼓励更多的人做好事,鲁国人从此将喜欢救人于危难之中。“子路受人以劝德,子贡谦让而止善”。

  现在这个社会还是很需要鼓励慈善、捐助的,所以我现在觉得,如果我们只做好事,而不让人知道,就成了被孔子批评的子贡,这样社会、慈善事业的进步就会慢了。

  我们很早就有援助贫困大学生等公益活动,已经不冠名地捐了10多个亿,又有多少人知道?企业捐的钱不是我一个人赚回来的,如果命名为个人,那就只有我一个人快乐。既然财富是员工赚的,还是希望由大家来分享这个冠名。

  年轻人要有“肯挑担子的心”

  中国青年报:您的企业为何要从事公益事业?是否也如同有人质疑的,考虑到企业的形象宣传呢?

  杨钊:人需要有两种财富:一种是物质财富,比如名利、社会地位。另一种就是精神财富,这不光是打拼来的,我觉得是4个“心”:爱心、同情心、布施心、随喜心。“随喜心”就是说,人家做好事,很多人会嫉妒、批评,但我们应该从好的方面去考虑,去鼓励。只要有物质、精神财富,你的人生就很开心了,这就是人生的意义、价值。

  我们资助24所大学的贫困学生,2005年开始到现在总数有8000人,我们有什么利益?一年给出那么多钱,我心不心疼?一个成功的企业家就是要学会由“私”的心态变成“公”的心态,由心疼变成不心疼,再从不心疼到主动、乐意、身体力行地去做这种事业。

  中国青年报:会不会有人认为您是有钱人,“站着说话不腰疼”?

  杨钊:我也是从一个普通人努力打拼起来才这样说的,并不是什么“富二代”、“官二代”。我20岁从内地去香港的时候,我只读到了高中二年级,一无知识,二无家庭背景,没有念过大学,更别谈名牌大学的光辉。我拥有的只有力气,所以我只有特别肯干、特别卖力,就从工人到领班,又从领班到厂长……

  1974年,我想办工厂,要10万元做本钱,我只敢和朋友说借两万元,而那位朋友还主动问我:“够不够?”当我开口说需要5万元,朋友毫不犹豫地借给了我。到现在,我还欠他这个情。还有我的父亲。我现在有一定的成功都是他们的功劳,但他们不要我报答,因此,我把这个情回报给社会,尤其回报给需要帮助的年轻人。

  中国青年报:您觉得您的经历有什么能和现在要走上社会的年轻人分享的?

  杨钊:我想,走上社会的年轻人,最重要的是要有“承担心”,就是肯挑担子的心。要勇敢把家庭责任挑起来,至少要解决自己和家庭的温饱,然后的目标是小康。如果这想法都没有,就是没出息。

  我想对年轻人说,如果每件事都这样做,三年如一日,你就能凝聚一批共同打拼的人,五年如一日,就能有一批顾客,十年如一日,你就能有事业。你这样要是三五年没有小成,可以放心打电话来真维斯公司投诉我。

  不用过多看外面,不要过多跟别人比较

  中国青年报:那么经历这一次“真维斯楼”风波,您认为有值得反思之处吗?

  杨钊:我觉得这次是了解学生、社会的意见不够,没事先多和广大学子沟通交流,才会产生双方的意见抵触。下次如果我们和其他名校有捐助合作,我们会考虑先上网咨询征求同学们的意见,也尊重同学们的声音,我们真的会这样做。

  同时,我也有一个疑问,旭日集团捐助并冠名华东、贵州多所大学的教学楼都没有引发质疑,为什么进清华大学就有问题呢?是不是对真维斯有歧视呢?如果是这样,那我认为也不大公平吧。

  我想,人必须要有报恩心。比如我父母年纪大了,得不到我多少好处,为何那么苦心培养我?清华的老师为何认真敬业教导同学?他们也不是因为怕失去工作。年轻人要学习这样的人,世界上就是有这样的人。用好的心态看社会,自己和社会就都会多一些善良和美丽。

  现在的大学生都是饱读诗书的,包括清华学子,但是环境比较单纯,有时候一看外面这么肮脏,被打击得饭也不吃了,事也不做了,这不行。所以我作为长辈,想送给年轻人一句话:不用过多看外面,外面令你失望;不要过多跟别人比较,比较令你伤心,还是要埋头做好自己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