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浙江企业主“蒸发” 双城记

2011年9月26日浏览:字体:大中小

  露天咖啡座的一隅,一弯池塘里游弋着数尾鲤鱼,水已略显浑浊,枯萎的荷叶静浮于上。

  这是《第一财经日报》记者昨天在胡福林办公室外的露台上所看到的场景。

  作为眼镜行业龙头企业浙江信泰集团有限公司(下称“信泰集团”)的董事长,胡福林已经不知去向。

  种种迹象表明,他的出走是因为无力还贷(偿债)。目前,温州当地政府部门还无法确认胡福林名下的资产和负债的情况。

  在信泰集团的一处办公室里,本报记者看到一份民间借贷的专用借款收据,显示的信息是40万的借款,月息两分。民间的说法是,债务总额可能高达20亿元。

  胡福林或许不知道,他还有一个“难兄难弟”——宁波唐鹰服饰有限公司(下称“唐鹰”)法人代表胡绪儿。

  记者从相关渠道证实,胡绪儿早已在8月27日出走。

  此前奉化官方公布的初步调查结果显示,唐鹰及其关联企业共计负债1.5亿余元。

  企业主“离家出走”,进一步加深了外界近来对于民间借贷疯狂的担忧。

  讨债的供货商

  在实业经济转型的半途中,制造型企业由于估计不足,在半途中找不到出口,老板消失……

  这便是胡福林失踪的注脚。

  信泰集团执行董事胡明芬告诉本报记者,21日,胡福林给自己打来了告别电话。

  此后,胡明芬就再也联系不上胡福林了。

  胡福林出生于1964年,他所执掌的信泰集团堪称行业翘楚,旗下的美式眼镜这个品牌更是让这家企业名噪一时。

  如果把时间再往前回放,就在这个电话的前几天,胡福林问公司的财务负责人,8月份的工资能不能按时发放。

  他得到了一个肯定的答复。按照以往的惯例,8月份的工资大概在国庆之前可以发下来。

  相关人士告诉记者,这是胡福林走之前问财务的最后一个问题。

  事实上,他的员工们已经开始拿到工资了,只不过,掏钱的是当地政府。

  温州瓯海政府部门相关负责人告诉本报记者,截止到昨天下午5时,已经有700多名员工领走了400多万元的工资。

  据其介绍,当地政府在9月21日上午成立了三个工作小组,分别担任财务调查、维稳以及接待工作。

  公开资料显示,信泰集团1993年成立于温州,主要产品眼镜的年产量平均达到2000万副,并且拥有自主品牌“海豚眼镜”,是当地最大的眼镜生产厂商之一。这是温州眼镜行业唯一一个驰名商标。

  和很多江浙企业一样,信泰集团也是地道的家族制企业。

  工商资料显示,胡福林本人拥有这家企业75%的股份。

  当记者看到胡明芬的时候,他差不多有三天没有合眼了。

  在信泰集团位于瓯海经济开发区娄桥工业园区的厂房里,挤满了前来讨债的供货商,工厂里到处都是无所事事的工人。

  信泰集团在娄桥有120亩的厂房,在寸土寸金的温州,可以算是当地的“大户”了。

  这家所谓的“大户”目前却已经开始捉襟见肘。

  记者在一处办公室看到了一张申请米兰展费用退款的申请,落款是9月23日,申请退款19491欧元。

  胡明芬则在不同人群间穿梭不停,很多供货商都坐在其办公室里不愿意离去。

  “知道消息后就开始登记账目,到现在才算好账目,所以才过来。”其中一个供货商告诉本报记者。

  很多员工都不愿相信胡福林真的出走了,他们中不少人都是跟着胡福林从小作坊创业到现在,工作年限超过了20年,有一些老员工说着说着就哭了起来。

  月息两分的借条

  胡福林,16岁就在父亲的眼镜作坊中当学徒,在他失踪前的转型之路上,进军光伏是一个分水岭。

  信泰集团一位高层向记者透露:“摊子铺得太大是导致企业资金出现问题的重要原因,最后现金流断了,企业就难以为继。”

  2008年底,胡福林开始大举进入光伏新能源产业,信泰集团官网显示,光伏产品“预计2011年达成600兆瓦,年产能70亿人民币”。

  事实上,信泰集团先后投资组建了多家光伏企业。

  “浙江中硅新能源成立于2008年底,和大家所想象的不同的是,这家企业基本已经实现了盈利。”据一位接近胡福林的消息人士透露,尽管今年是眼镜行业的“小年”,信泰的订单却已经接到了明年,而胡福林从2008年投资的中硅新能源也订单不断。

  “从今年5月份开始,上门借钱给胡福林的人络绎不绝,从两分利到三分利的都有。”消息人士表示,这也让胡福林盲目起来。

  在信泰集团的一处办公室里,本报记者看到一份民间借贷的专用借款收据,显示的信息是40万的借款,月息两分。

  就是这样手中有闲钱的人,在今年5月份,充斥着胡福林的办公室。

  从《温州日报》6月的报道可以看到胡福林当时的投资轨迹,“温州中硅科技有限公司由瑞新集团和浙江信泰光学有限公司联姻组建”。

  瑞新集团网站资料显示,中硅科技注册资本金2亿元,总投资12.5亿元,主要从事太阳能晶硅片、太阳能电池、太阳能组件、光伏发电及光伏应用产品的研发与销售。

  消息人士透露,双方成立的新公司各占了一半股份,也就是说,胡福林至少要掏出6个多亿。

  “从今年下半年开始,银行借贷一下子从紧,民间借贷不断利滚利,这些情况和5月份有天壤之别。”消息人士表示。

  难兄难弟

  出走的并不只是胡福林,就在一个月前,胡绪儿“蒸发”至今下落不明。

  上月底,奉化成立工作小组,专门负责处理该事件,包括核实该公司有关债权债务工作。

  经初步调查,唐鹰及其关联企业共计负债15170万元。

  公开资料显示,唐鹰去年实现销售6064万元。

  “目前暂时还不清楚胡绪儿的个人债务有多少,工厂还在正常的运作中。”当地一位官员对记者表示。

  作为国内规模最大裤装生产基地之一,唐鹰拥有多个自主品牌。

  宁波历来有“红帮裁缝故乡”之称,云集了雅戈尔、杉杉、培罗成等服装巨头,就唐鹰所在的奉化,也有罗蒙、爱伊美、老K等知名的服装企业。

  胡绪儿曾表示,要将唐鹰打造成为中国裤装的第一品牌,时过境迁,曾经凌云壮志的企业家已经不知去向。

  上述奉化官方消息称,胡绪儿个人债务正在调查核实中。

  这一表述令人联想到了关于胡绪儿豪赌的传闻。

  有媒体援引唐鹰分管生产和经营的相关负责人的话说,胡绪儿负责与政府、税务、银行等部门联系,不直接参与日常经营,他的出走,目前没有影响到公司的生产经营,“他离开公司是属于他的个人行为,对企业整个动作来讲,是没有影响的。”

  该负责人证实,工商银行奉化支行已经向法院起诉,要求对唐鹰破产清算。

  据其介绍,工行是该公司最大的债权银行,申请唐鹰破产清算,这是奉化为了保障唐鹰的生产应用和债后资金的正常运转,必须走的一个程序。

  记者从奉化市人民法院获悉,23日,该院作出了受理奉化工行提出的唐鹰破产清算申请裁定。下一步,该院将向社会发出公开公告,让相关债权人来申报债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