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刘明康银监八年:与风险赛跑

2011年10月31日浏览:字体:大中小

  在任8年后,刘明康卸任银监会主席之时,他的身后,是一个走上历史顶点的中国银行业:近100万亿的资产总额、1%左右的不良率、12%以上整体加权平均资本充足率、近万亿的税后利润……和他临危受命,也就是2003年中国银行业“技术上已经破产”之时早已不可同日而语。

  而对他而言,最大的遗憾或许是他离开了这个岗位之后,他永远无法确知中国的银行业是否能跑在风险前面。他离开银监会时,是中国上市银行市值最大之时,但也同 时面临着不确定的欧美经济形势的冲击,配合国内经济结构调整所需的更加精细化管理的挑战。而他身后的中国银行业“巨无霸”资产未来又将走向哪里?对风险的 担忧或许是刘明康最最放不下的。

  银行业监管开拓者

  10月29日,刘明康最后一次对其下属发表讲话,语气平和、充满自信和感激:“一转眼八年多的时光悄然过去,中国银行业在我们大家共同奉献、呵护、参与和见证下,今天已成长为举世瞩目的先进行业,我们的监管者也倍受关注和受人尊重。”

  这八年来,几乎步入“绝境”的中国银行业,完成了股改、上市、跻身全球最大市值银行序列;银行的信用评级上,更是从标准普尔曾经评定的“垃圾级”起步,到中国工商银行已经获得国际上的A级;监管体制在刘明康主导下,积极加入“巴塞尔协议”,参与国际监管合作,建立了可能比西方金融监管体系当下要求还高的资本、风险监管框架。

  一些有着鲜明对比的数据更为说明问题。截至2010年底,银行业资产总额达到95.3万亿元,是银监会成立前(截至2002年底)的4倍,是“十五”末期(截至2005年底)的2.5倍;商业银行不良贷款余额和比例分别为4336亿元和1.13%,主要商业银行不良贷款余额和比例比2002年底减少1.9亿元和下降22.50个百分点,比2005年底减少8506亿元和下降7.80个百分点。

  商业银行整体加权平均资本充足率从2003年底的-2.98%,到2004年转为正值,2005年未4.91%,2010年底提升为12.16%。银行业金融机构税后利润从2002年的616亿元增加到2005年的2533亿元,2010年达到8991亿元。而商业银行资产收益率和资本收益率由2003年底的0.1%和3.0%,上升到2005年底的0.7%和15.6%,2010年底达到1.03%和17.5%。

  中央财经大学银行业研究中心主任郭田勇10月28日对本报记者这样评价刘明康:“刘明康对银行监管非常专注和敬业,他对中国银行业监管体系和理念的建立,做出了开拓性贡献,可以说功居至伟。”

  这里所说的银行业监管理论体系,就是刘明康反复在各种会议上强调的包含着清晰的监管目标、科学的监管理念、完善的监管框架和强有力的持续监管在内的具有中国特色的银行业监管理论体系。

  郭田勇认为中国特色银行业监管理论体系既借鉴了国际先进理念和实践经验,又与我国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的国情和银行业发展阶段相适应,并充分吸收了我国银行业监管历史积累的经验,既与时俱进,具有较强的针对性,又具有延续性、一致性。

  刘明康在告别讲话中表示对奋战在银监会的8年时光感到欣慰和“十分充实”。

  他同时表达了对银监系统干部职工的感激之情:“我们在非典肆虐中克服了今天难以想象的困难较短时间完成组建工作,迅速实现对外挂牌履职;在同风险赛跑中革固 鼎新,积极运用新理念、新思路、新机制、新举措,开创银行业监管工作的新局面,有效促进了银行业持续稳健发展,逐渐走出了一条具有中国特色的银行业监管道 路。我们这个会领导班子是同心同德、齐心协力、专注干事业的班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