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马丁·沃尔夫:为什么德国必须支持意大利

2011年11月18日来源:英国《金融时报》浏览:字体:大中小

  面对各国的动荡,欧元区派出了新的“总督”。在希腊,欧洲央行(ECB)前副行长卢卡斯•帕帕季莫斯(Lucas Papademos)取代了刚愎自用的乔治•帕潘德里欧(George Papandreou)。在意大利,欧盟前竞争事务专员马里奥•蒙蒂(Mario Monti)换下了任性妄为的西尔维奥•贝卢斯科尼(Silvio Berlusconi)。欧洲正在已经沦为附庸的成员国安插新领导人。这样做有用么?答案是,如果没有核心国家的大力支持,就没有用。

  如今,不仅欧洲乃至全球的经济稳定悬于一线,而且,自西罗马帝国在1535年前灭亡以来,统一欧洲最成功——肯定也最文明——的努力也到了关键时刻。正如斯坦福大学(Stanford University)的沃尔特•沙伊德尔(Walter Scheidel)在一篇精彩的文章中所指出的:“2000年前,整个物种中大概有一半处在两大帝国的控制之下:罗马帝国和汉帝国。”*二者都灭亡了。但中华帝国反复重生和扩张,而罗马帝国不可挽回地分裂了。然而,再次统一的梦想从未磨灭。它彰显于教皇和“神圣罗马帝国皇帝”的宣言。它被拿破仑(Napoleon)的雄鹰承载。它成为欧盟的内在抱负。

  经济重心向北方的转移也由来已久。

  于是,当欧洲最强大国家的总理、德国的安格拉•默克尔(Angela Merkel)呼吁“欧洲建立‘政治联盟’,以支持欧元,并帮助欧洲大陆从‘二战以来的最严峻时刻’中走出来”时,我相信她的诚意。我也不怀疑,德国商界和政界精英中的大部分人都相信,欧元和一个团结的欧洲的继续存在,符合德国利益。问题在于,他们是否准备付出相应的代价。

  在罗马帝国灭亡后的漫长岁月里,欧洲陷入分裂,各自为政。将如此多样化的地区统一起来,是一个可怕的挑战。如同政客一样,政治是地方的,而不是欧洲的。如果在欧洲层面做出的决定没有很大的重要性,那么这一点无关紧要。但货币和财政政策,或者劳动力市场的法规,处于民主政治的核心。欧元区内部的经济差异越大,压力就越大。不幸的是,危机爆发前的竞争力差异,以及危机爆发后的信贷成本差异,都已经达到极值。

  这就是战后欧洲项目眼下的处境。它的命运牵涉到欧洲经济、全球银行体系、或许还有全球经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