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马云“裸奔2011”:本命年遭重伤 悲剧三重门

2012年1月4日浏览:字体:大中小

  2011年,阿里巴巴本命年,公司掌舵者马云也遭遇了三次劫难。

  虽几度试着脱下12年来小心翼翼织就的道德袈裟,而依旧为价值观与使命感所累的马云,今年却几次三番被合作伙伴和信众以欺诈、窃贼、忘恩负义之名几乎扒下了这件“袈裟”。一年来,马云不得不屡屡在叩问道德的风口浪尖“裸奔”,他一度身心俱疲,竟而在微博直言“心碎”,想要放弃。

  马云今年的悲剧看上去始于年初的“欺诈门”。2月21日,阿里巴巴B2B公司发布公告称,在过去的两年里,2326名阿里巴巴网站的中国供应商会员涉嫌欺诈国际买家,并有近100名阿里巴巴员工卷入其中;为维护公司客户第一的价值观及诚信原则,2010年公司清理了约0.8%、逾千名涉嫌欺诈的中国供应商客户,公司CEO卫哲、COO李旭晖因此引咎辞职。

  人们对马云的铁面无私却并不买账——各种猜测纷至沓来:清理中国供应商实为掩饰公司增长乏力;“逼”走卫哲是要警示雅虎自己对阿里巴巴有绝对控制权;也有人称,卫哲离开只是因为公司内部利益之争。

  马云将卫哲的离开称为自己在阿里巴巴最大的痛,这个结论似乎有些为时过早。随后纷纷扰扰的支付宝股权转移风波也让他颇费了一番脑筋。

  5月10日,雅虎发布公告称:马云将支付宝从阿里巴巴集团转移到了自己的浙江阿里巴巴电子商务公司,而作为阿里巴巴集团最大股东的雅虎(占股39%),对此事毫不知情。三天后,雅虎曝出支付宝总转让价格仅为3.3亿元。雅虎此举成功引来外媒甚至国内媒体对马云违背契约精神的一致声讨。同时,雅虎与软银(占股29.3%)对马云单方面终止三方协议控制(VIE,Variable Interest Entity)始终耿耿于怀。后来据马云解释,一切皆因去年6月央行规定第三方支付企业必须申请许可证的有关规定——三方分歧可简单归结为:雅虎与软银希望以VIE方式绕过监管获取牌照;而马云认为通过VIE模式获取牌照属违规行为,并称自己的做法“不完美,但唯一正确”,意指单方面取消VIE虽有违约之嫌,却100%遵守了国家法律。

  此事最终以签署“支付宝的控股公司承诺在上市时予以阿里巴巴集团一次性的现金回报”的协议暂告段落。这场看似纯粹的股权转让风波让纠葛多年的“雅巴”矛盾彻底公开化,从而不得不让人怀疑,马云是否想借支付宝获得牌照之机,从阿里巴巴剥离出核心资产以赎回雅虎所持股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