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温州自救:温商大会多项措施试图走出困境

2012年2月2日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浏览:字体:大中小

  2月1日,这1000多名温商会集在温州人民大会堂里,在世界温商大会的平台上,和温州的高层领导人面对面,寻求让这个中国民营经济之都走出低谷的路径和机会。

  这天是龙年正月初十,温州一扫正月以来的阴湿天气,阳光探出云层。在这个刚刚被一场金融风暴扫荡过的城市,“回来”和“重新开始”成为舆论的关键词。

  “温州人不是没有钱,而是这些钱在到处游荡。”温州市委书记陈德荣在大会上说。”温州代市长陈金彪则呼吁遍布全球的温商“总部回迁,项目回归,资金回流”。

  在高利贷危机尚未过去的时点上,这实际上成为地方政府号召温州富豪们援助家乡自救的动员大会。在会上,温州政府不失时机地推出414个招商项目,意图引进资金4700多亿元。

  而赶来赴会的温商们,也纷纷收到当地各银行发来的手机短信,被告知春节休假过后,信贷业务已然恢复办理。

  “温州人的钱都哪去了”

  刚刚过去的龙年春节,温州人过得挺平静。在2月1日的会场里,生意伙伴们彼此见面,也只字不谈债务。

  “温州人的风俗,逢年过节不追债。在年前最后几天,手头再紧的欠债人也会尽全力还债。能追的在年前就追过了,到了过年时自然清静。”一位来参会的温商介绍说。

  但高利贷风暴留给温商们的创痛不会很快消失。“现在在外省经商,只要听说你是温州人,个个不敢借钱,融资比以前难多了。”刚从乌鲁木齐飞过来的一位温商在会上感叹。

  此话引起广泛认同,“我只是有30万的货款迟付了几天,客户就一反常态,死盯着我,天天电话催收。”在河南经商的林先生也深感高利贷危机给温商民间信用带来的巨大损害。

  而在温州“一把手”陈德荣这里,问题更是堆满案头。其中最突出的,就是原本最有钱的温州人,现在好像“没钱”了。

  “全国平均投资率是55%,浙江省是46.6%,温州只有34.1%。现在温州人均收入在浙江退到了第五位,GDP在浙江是倒数第三。如不加以扭转,温州在未来的发展中就可能被边缘化。”陈德荣坦率地对台下的温商们说。

  不是温州人没钱,温州的钱在全国游荡。比如2006年一年温州人在全国各地投资3000亿元,而2006年到2010年4年他们在温州本地投资累计却只有1000亿。

  这就是温州的“空心化”危机。“实际上高利贷风波中,很多跑路的并不是温州籍老板,而是外地在温州经商的人。本地老板完成原始积累后到外地去投资了,将本地的生意转给了原来的外地高管,这些人成了老板后,欠了债就一跑了之,扔下烂摊子让政府买单。”陈德荣认为。

  温州人不愿在家乡投资,不是对家乡没感情,但资本最大的天性是逐利性。“这些游资资本为什么没在温州凝聚?这就是环境问题。”

  讲到环境问题,陈德荣一一列举:温州的工业用地价格全省最贵;核心城区商品房均价已经上到三四万元一平方米。一方面土地资源缺乏;另一方面土地利用率全省倒数第一。随着经济发展,土地资源后续供给遭遇瓶颈。外地人不愿意来,本地人留不住。长时间的资本外流导致温州的“空心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