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获利20倍 华晨中国高管财富路

2012年2月3日浏览:字体:大中小

  1月27日,正值龙年正月初五,祁玉民选择在这一天再度出手——以8.399元港币的价格减持122.4万股的华晨中国(01114.HK)股票,当下套现1028万元港币。实际上,这已经是祁玉民在半个月时间里的第三次出手。

  而在此前的两次果断出手中,祁玉民分别减持225万和102.6万股,合共327.6万股,套现约2974万元港币,抛售合计450万股(占所持股权数一半),套现近4000万元港币。

  华晨中国大股东为华晨集团(华晨汽车集团控股有限公司),后者持股华晨中国45.26%,而华晨集团为辽宁省国资下属公司。祁玉民的职务是华晨集团的董事长及华晨中国行政总裁。

  1月18日,当管理层集体沽货套现的消息传来,机构和散户纷纷跟进,华晨中国一举跃升为当日第九大卖出股,卖出金额也大增至1.6亿元港币(卖出占成交比例约25%)。与此同时,股价也急挫近9%,收市时仅报收7.9元港币。

  当然,引起机构和投资者普遍关注的,是因为祁玉民“不是一个人在战斗”。

  来自港交所的高管持股变动数据显示,仅在1月11日至13日这三天内,华晨中国主席吴小安、行政总裁祁玉民及非执行董事雷晓阳申报,集体减持562万股,共套现5108万元港币,每股平均作价介乎9.05元至9.18元港币。

  华晨集团相关人士上周在接受记者采访时,确认了上述高管的减持交易,不过该人士以抛售股票是“纯个人行为”拒绝置评。

  在亏损的中华轿车业务早在两年前就被剥离出上市公司,且近两年旗下两大主力业务——华晨宝马和金杯客车均大幅增长的背景下,没有任何利空预期的华晨中国为何突遭董事高管集体“抛售”,资本市场一时迷雾重重。

  亿万身家

  根据联交所《证券披露权益》显示,由于套现时华晨中国股价大多处于9元左右的高位,董事会主席吴小安分三次卖出合计225万股,套现2043万元港币;而行政总裁祁玉民同样分三次卖出合计450万股,套现近4000万元港币。按此价格估算,吴小安或祁玉民一旦全部变现手中股权,亿万身家亦属情理之中。

  那么,祁玉民等高管的股权从何来呢?据华晨中国2008年年报显示,华晨中国于2008年11月11日通过了一项新购股权计划。按照此计划,自2008年12月12日起,董事会主席吴小安及行政总裁祁玉民被分别授予1000万股及900万股认购权,而另外三位董事何国华、王世平及雷晓阳亦各获授300万股,期限十年,而当时订下行使价为0.438元。

  根据当时的董事会报告,认购权是根据布莱克—斯克尔斯期权定价模式计算,认购权授出日(2008年12月22日)的收市价为0.41港元,同时,相关公告中给出的预期波幅“按五年及十年期分别为50.91%和50.96%”。

  然而,此后发生的一系列运作让华晨中国利润飙升,2009年6月30日,华晨中国股价即报收0.9港元,增幅近100%。至今年1月,华晨中国收市价达到9元左右,股权价值攀升了近20倍。

  不过,记者在连续查阅公司2008-2010三年年报时则发现,除了董事会主席吴小安在2010年行权认购500万股外,截至2010年12月31日,包括祁玉民和王世平等其他四位高管均未行权。而2011年9月更新的上市公司高管持股信息则显示,截至6月30日,除因退休辞任公司执行董事的何国华外,包括吴小安在内的其余四人,均出现在董事高管持股名单之列。

  1月16日,华晨中国发布的一则公告透露,公司因一项购股权计划行使而发行150万股,令公司发行股份数量由50.177亿股增加至50.192亿股。事实上,华晨中国自去年6月29日至今已有9次因认股权行使而发行2250万股,其中仅在1月6日和13日这两天就分别发行600万股和50万股。

  虽然在相关的公告中并未披露,究竟是因何人行使购股权计划导致发行股份增加,但从历次行权当中“每股发行价”为0.438元的认购价不难看出,这些行权人与华晨中国2008年启动的针对董事高管的认购权“激励计划”关系密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