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韩寒的商业账本:4年版税达1700万元

2012年2月6日来源:中国经营报浏览:字体:大中小

  “今天,我真的是被逼无奈了——我决定把《三重门》的手稿出版成书——400多页的手稿为一本,再赠送一本200多页的笔记本。笔记本里有一些我全新的文字给大家助兴。共700页左右,该书的套装售价为人民币10元。是的,你没有看错,仅需要10元,你就可以得到接近700页的两本套装哦,厚度超过6厘米哦。”2012年1月25日,“方韩文战”的火药味儿越来越浓,韩寒在其博客上说,《光明与磊落》——即《三重门》的手稿再版日定于2012年4月1日,以纪念我的偶像张国荣先生。

  韩寒悄然宣布这一消息,这本带着极大商业寓意的《光明与磊落》究竟是“文斗”的产物还是早有预谋?韩寒新书是否为营销炒作?10元定价背后又有着怎样的商业价值链?

  他不是一个人在战斗

  “贝榕书业”4年付给韩寒版税达1700万元人民币,2009韩寒代言凡客广告费达500万元,2011年雀巢咖啡代言费超千万元。

  就算大赔本,万榕书业还要为韩寒出版《光明与磊落》,这种不按商业规则出牌,不仅是为“挺寒”,或许有着更大的商业利益可图。

  事实上,韩寒和路金波的初次合作可以追溯到2002年,当时路金波打算出版韩寒的小说改编漫画,授权费5000元。2002年,网络泡沫中,“榕树下”解散,路金波成立“贝榕书业”(万榕书业前身),主要经营线下出版,并积极聚拢一批畅销作家,而韩寒几乎成为最早和贝榕书业签约的作家。随着贝塔斯曼全面退出中国图书市场,路金波与其合同到期分道扬镳,带着旗下韩寒、安妮宝贝、沧月、蔡骏、张悦然、孙睿、安意如等另起炉灶,于2008年与辽宁出版集团合作成立了新公司“万榕书业”。

  在“贝榕书业”时代,韩寒的《一座城池》,首印80万册,得200万元版税,而随后几年韩寒的《光荣日》也获得280万元版税,再加上《他的国》等12本书,路金波4年内付给韩寒的版税就达1700万元人民币,而贝榕书业则在此过程中一跃成为国内最赚钱的出版商之一。

  “2005年,我们签下了韩寒,然后是安妮宝贝。韩寒的《一座城池》和安妮宝贝的《莲花》分别卖了大约70万和60万册,各赚了三四百万元。其后王朔、余华、郭羡妮等人的书也带来很大的收益。在我看来王朔是一个概念股,郭羡妮是大盘股,韩寒和安妮宝贝则是蓝筹股。”路金波告诉记者。

  在路金波眼里,出版书籍只是营销的一种模式,他还进行增值服务,比如借出书来卖广告;把内容卖给各类媒体……他曾表示自己从来不打无准备之仗,每次跟一个作家谈合作之前,都会花几个月去研究他。“还有很重要的就是,我跟其他出版社不一样,它们都是出版之后给作家付钱,基本都是先欠着作家钱的;我这边正好相反,我会先给跟我合作的作家付定金,都是预付。”

  2009年年末,韩寒把新创杂志和新书运营权交给“盛大文学”,从而和万榕暂时“分手”,而“分手”后韩寒依然卖座,2011年10月,韩寒出版了自己最近两年的杂文集《青春》,在当当和卓越亚马逊两大网络平台上荣登前三。然而,此时的韩寒却悄然变化着,商业味道越来越浓,收入的多元化使其一直处于媒体关注的焦点。

  韩寒曾在博客公告上这样写:不参加研讨会、交流会、笔会,不签售,不讲座,不剪彩,不出席时尚聚会,不参加颁奖典礼,不参加演出,接受少量专访,原则上不接受当面采访,不写约稿,不写剧本,不演电视剧,不给别人写序。然而,这样一个“不商业”的韩寒却从2009年开始涉足大量广告代言。从作家,到车手,再到代言人,韩寒不断挖掘自己的商业价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