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产业动态网

基金业协会成立 业内希冀不要变成“新衙门”

2012年6月6日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浏览:字体:大中小

  “我机票已经订了,晚些时候就去北京。”6月5日上午,上海某基金公司总经理表示。

  “我们公司领导应该在飞往北京的飞机上了。”6月5日下午,深圳某基金公司总经理办公室人士透露。

  “虽然我们的系统明天上线,事情很重要,但是我还是得赶去北京。”众禄基金董事长薛峰说。

  6月6日,包括基金公司、独立基金销售机构在内的公司领导人将齐聚北京,他们的目的一致——参加中国证券投资基金业协会(下称基金业协会)成立大会。

  根据会议议程,6月6日上午将举行大会主席团会议,由主席团成员参会,下午将举行会员大会,由会员代表参会。6月7日上午将举行成立大会暨年会。

  据透露,会议议程几经更改,最后确定在6月6日启动,有“六六大顺”之意。

  然而,前往会场的基金业人士对这个新的行业协会有着不同的看法,采访后,行业对协会大致分为两种态度,其一是认为协会对基金业的发展能够起到比较大的作用;但另一种观点认为,很难解决行业面临的问题,作用有限。

  协会的作用

  在基金业协会之前,同基金业相关的行业性协会还有两家,其一是中国证券业协会;其二是上海基金同业公会。

  证券业协会是全国性的组织,成立于1991年8月28日,根据协会介绍,截至2011年6月,协会共有会员239家。后者于2010年11月18日成立,会员主要是上海地区的基金公司和外地基金分支机构。

  而基金业协会成立后,证券业协会中的基金功能将剥离出来,但上海基金同业公会将继续存在。

  在《中国证券投资基金业协会章程》(草案)中看到,基金业协会会员包括普通会员、联系会员、特别会员。基金管理公司、基金托管机构加入该团体,成为普通会员;基金销售机构、基金评价机构以及其他基金服务机构加入该团体,成为联系会员;证券期货交易所、登记结算机构、指数公司、地方基金业协会以及其他资产管理相关机构申请加入该团体,成为特别会员。

  但无论对于哪种机构,入会都需要向协会交钱。据透露,基金公司的入会费将为10万元,年费将按照基金公司上年营收的千分之二来征收,但最低不能低于2万元,最高不得超过60万元。

  这同证券业协会有显著差异。据透露,基金公司入证券业协会也是10万元,但是会费并非按照上年营业收入,而是按照上年基金公司份额(货币基金除外)的万分之零点三收取。最低不能低于2万元,最高不得超过60万元。

  假设一个100亿份的基金公司全部是主动型股票基金,按照1份=1元计算。证券业协会将每年收取30万元年费;而新成立的基金业协会所收取年费也是30万。

  但是,当基金公司管理的基金净值上涨后,基金业协会收取的会费将高于证券业协会,反之亦然。

  而上海基金同业公会的会费收取方式是分级划断。注册费5万元,基金公司上年管理规模100亿元以下3万元/每年;100亿元-300亿元,5万元/每年;300亿元-500亿元,7万元/每年;500亿以上9万元/每年;异地基金驻沪分支机构1万元/每年。相较之,上海基金同业公会收费最少,但上海基金公司却要支付两道会费。

  对于协会的收费,行业内人士并无异议,但是对收费后提供的服务却有不满。“收费和提供的服务理应该对等,但是目前我没有感受到。”上海一家基金公司人士表示,该公司既是证券业协会的会员,又是上海基金同业公会的会员。

  对于证券业协会,让基金从业人员印象深刻的是,每年会组织基金从业资格的认定;对于上海同业公会,让上海基金从业人员印象深刻的是,该协会每年会进行全员一整天的培训。但是无论是资格考试,还是培训,都还需要另外交费。此外,多位被采访的基金从业人员并不清楚协会给行业带去的其他帮助。

  但他们希望,基金业协会的诞生能够给予行业更多的服务。

  担心变成“新衙门”

  “我是带着几个行业问题去的,希望协会能够参与解决。”众禄基金董事长薛峰认为,行业协会的成立,对行业发展有着积极的作用,“10万元入会费和年费得值”。

  上海某基金公司总经理也透露,希望6月6日召开的会员大会能够对行业目前存在的瓶颈探讨出一些解决方案,行业协会进行推动。

  “说实话,在金融生态中,基金业的地位最低,是食物链的底端,我希望基金业协会的成立能够将大家的利益捆绑,形成合力,以提高行业地位。”北京某大型基金公司市场部总监表示。

  “希望基金业协会能够协调行业利益、投资者保护、推动行业创新。”海通证券基金研究中心王广国表示。

  归纳而言,行业从业人员对基金业协会的寄望体现在三个方面:解决渠道瓶颈、增加信息服务、降低推广成本。

  “当前基金业最大的瓶颈就是基金给予销售渠道的佣金太高。”前述北京某基金公司市场部总监表示,“如果基金业协会能够协调同渠道的利益分配,是对基金业最大的贡献。”

  上海一家基金公司高管认为,协会解决渠道瓶颈并没有什么好方法,但他希望,协会提供更多的信息服务。比如让基金公司每月上报申购赎回情况,向会员单位公布行业平均申购赎回情况,对各家公司具有指导意义。

  北京一家中型基金公司市场部负责人表示,基金业协会在推动投资者教育方面应有用武之地。当前基金投资者教育工作基本都是各家公司各自为战,付出成本较高,协会统一推动,可以降低全行业的成本。

  但也有基金公司人士对协会的作用表示担心:“希望协会不会成为另一个衙门,另一个监管机构。”有基金公司高管认为,协会应该侧重服务,而非监管。

  他的担心并不无道理,根据透露出来的消息,基金业协会现任筹备组组长、证监会原基金部主任孙杰或将出任会长。协会另设三名专职副会长,其中两位或来自监管系统,分别是上海证监局副局长韩康和黑龙江证监局原局长曹殿义,而另一位则或是华夏基金现任副董事长、前任总经理范勇宏。来自监管机构的人员多于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