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产业动态网

金碚:工业发展需要加快金融财税改革

2012年6月15日来源:中国证券报浏览:字体:大中小

  中国社科院学部委员、工业经济研究所所长金碚日前接受中国证券报记者专访时表示,工业经济的发展需要中国加快金融改革步伐,健全工业经济和金融良性互动发展机制,营造有利于实体经济发展的财税政策体系。

  金碚认为,发展结构优化、技术先进、清洁安全、附加值高、吸纳就业能力强的现代产业体系就是发展中国新型工业化道路。当前中国实现工业大国向工业强国转变的关键是培育制造业文明。

  加快金融和财税改革

  中国证券报:工业经济和金融之间存在怎样的关系?如何健全两者间的良性互动机制?

  金碚:在市场经济条件下发展工业经济,没有金融就如同没有“血液”一样。由于中国工业改革先行,金融改革远远滞后,从而产生了两大问题。一是金融改革的滞后导致无法将“血液”中的养分输入到实体经济,从而出现了中小企业拿不到钱、该有钱的地方没有得到资金支持的情况,即金融没有起到资源有效配置的作用。二是目前的金融具有高度垄断性,垄断就会产生高利润,因而可以获得很大的收益。由于利益机制不平衡,大量的资源从实体经济转入虚拟经济追逐高收益,而且,金融膨胀的结果就导致实体资产金融化,从而出现泡沫。

  例如,房地产本来是实体经济,但是大量金融资本进入后就出现了资产价格泡沫现象。产生泡沫的原因之一就是因为房地产业和金融领域的垄断性,垄断产生高利润,于是大量的资金趋之若鹜,这样就吸纳了很多的金融资源,使得大量的资源离开了实体经济。

  要健全工业经济和金融间的良性互动机制就必须加快金融体制改革步伐,跟工业改革配套。首先需建立服务于不同行业、不同规模企业的金融机构。因为工业具有行业和规模之分,不同的行业和企业应有不同的金融服务机构为其提供服务,而在中国的金融机构远远不能适应这样的要求。

  中国企业融资难的问题亦源于此。尽管中小企业融资难是一个世界性问题,但与国外中小企业的融资难不同,中国的中小企业融资难是因为没有为其对应服务的金融机构。另外,中国企业贷款需要抵押物,而很多中小企业因为没有抵押物导致了贷款难。因此,中国的金融制度必须加快改革,才能缓解企业融资难问题。

  另外,中国的财税制度制约着企业发展和创新。应该说,下一步改革突破口之一是财税体制,但改革的难度比较大。目前来看,财税改革应先从两个方面入手。一是清理税制,如营业税改增值税、增值税转型,将生产型增值税转为消费型增值税等,让税收制度适合工业化发展,特别要适合工业分工,减少对企业的重复征税。第二,降低税率。即在第一步税制转型之后把税率降下来。

  建立现代产业体系

  中国证券报:下一步应如何建立现代产业体系?

  金碚:所谓建立现代产业体系,就是走新型工业化道路,就是形成体现新型工业化性质的产业体系,即结构优化、技术先进、清洁安全、附加值高、吸纳就业能力强的产业体系。

  向现代产业体系转型升级,绝不是放弃传统工业而另搞一个标新立异的产业体系。在现阶段,发展现代产业体系实质上是要在基本完成初期工业化之后,建立向工业化中后期推进所要求的更先进和发达的产业体系,

  首先,实施资源战略的重大调整。在能源战略上,一方面在确保能源安全供应的基础上推进传统能源清洁高效利用;另一方面加快新能源开发,逐步推进可再生清洁能源对化石能源的替代。在土地和矿物资源战略方面,做到土地资源的科学规划、集约开发、兼顾各方、合理利用。同时,更科学和合理地开发利用战略性矿物资源,使现代产业体系具有长期稳固的物质资源基础;发展海洋经济,为工业化拓展更广阔的地理空间和资源条件。

  其次,形成更加合理的三次产业结构和实现三次产业之间的有效互动。提升和优化工业特别是制造业结构。加强制造业的集约化、清洁化和精致化程度。只有达到了精致化,才能达到节约、环保、绿色的要求。

  再次,培育发展战略性新兴产业。重点培育发展新一代信息技术、节能环保、新能源、生物、高端装备制造、新材料、新能源汽车等产业,加快形成先导性、支柱性产业,拓展产业发展的更大空间和更广阔前景。目前,不仅中国这样的新兴工业化国家需要培育发展战略性新兴产业,而且美国等发达国家也迫切需要发展新兴产业。可以说,全世界都在盼望着一个关系到能否实现持续经济增长的最关键问题的答案:哪些新兴产业,而且是在多大程度上,可以接替传统产业成为未来的主导产业和支柱产业?在应对这一战略问题的严峻挑战上,中国和发达国家站在十分接近的起跑点上。因此,中国工业通过转型升级,将向着世界最先进的工业高地迈进。

  培育现代工业文明

  中国证券报:如何实现从工业大国向工业强国的转变?

  金碚:一个国家未来工业的发展取决于三个因素:第一是要素成本,这是一个国家工业化进程中的比较优势;第二是技术能力,第三是现代工业的文明素质。一般来讲,前两个因素中各达到一部分就可以实现工业化了。但要成为工业强国,不仅需要有核心技术和高端技术的突破,还需要有工业文明,这种文明能够支撑一个国家走到产业的制高点。

  工业强国的精髓就在于制造业文明。例如德国,它所以能成为工业强国,就因为在德国的教育体系里和社会心理上注重培养大量的优秀蓝领和技工、工程师,让这个民族热爱制造业,尊重实业,形成制造业文化氛围。而培养制造业文明正是现阶段中国工业发展最需要的决定性因素。

  下一步中国从工业大国向工业强国转变,必须要培育现代工业文明,至少要在一些地区或省份形成具有现代工业文明精神的高端制造业聚集地区,这是关键所在;只有在这样的地区,才能培育长期技术创新机制,促使工业具有更强的创新能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