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产业动态网

向松祚:希腊危机对中国直接影响很小

2012年6月15日来源:凤凰卫视浏览:字体:大中小

  核心提示:欧债危机对于中国的影响有各种不同的估算,不过中国农业银行首席经济学家向松祚先生强调,我们不需要对欧债危机、希腊危机对中国的影响过于夸大或者悲观,希腊危机对中国的直接影响其实是非常小的,因为我们购买希腊的债券、西班牙包括意大利债券数量是非常少的,只在数十亿欧元的数量级。退一万步来讲,假如希腊退出欧元区,甚至欧元区解体,从某种意义上对中国也许是一件好事,因为欧元不存在了会对人民币的国际化创造出更大的空间。

  凤凰卫视6月14日《凤凰全球连线》,以下为文字实录:

  胡一虎:现在最让全球市场发抖的时间,我想大概就是希腊时间。周末即将要登场的议会重选,结果可以说是影响深远。我还记得只有两年前一样是6月,当时的希腊总理帕潘德里欧他信誓旦旦的说,希腊不会出现债务违约,更不会退出欧元区。两年后的6月,就是现在。法国总统奥朗德用接近威胁的语气在警告“不守承诺就退出吧。”眼看当地的银行挤兑的风潮不退,强调自主的希腊民众选票会倾听外国领导人的警告,还是坚持我行我素?北京现场中国农业银行首席经济学家向松祚;法国现场加入我们讨论的是凤凰卫视派驻在巴黎的资深记者柳怡;希腊现场是凤凰卫视在希腊的特约记者汪鹏,三地的嘉宾三地来连线分析欧元区不退是地狱,退出是炼狱,希腊如何来挣脱金融危机的监狱。首先来看叶耀民的追踪报道。

  解说:民调显示,新民主党和激进左翼政党联盟支持率不相上下,新民主党领袖萨马拉斯13号表示,以准备好尽一切努力筹组新政府,并重申希腊必须留在欧元区,但他会要求修改救助协议,创造就业岗位,务求结束希腊经济衰退。左翼政党联盟领袖齐普拉斯早前承诺,如果成功上台,会拒绝尊重国际援助协议中的削赤承诺,因为相信欧盟不会冒让欧元崩溃的风险,萨马拉斯批评这样是拿希腊的前途作赌注。

  萨马拉斯(新民主党领袖):我们不能用希腊玩扑克或骰子,负责任的方法是我们说清楚需要什么,我们需要欧元和重新谈判援助条款,有些人很含糊,他们未有说明立场,我们认为这是不负责任的。

  解说:泛希腊社会主义运动当天也举行竞选活动,前财长党领袖维尼泽洛斯再次为援助方案辩护,强调方案有助创造就业。他又警告左翼政党联盟和新民主党,如果重选后,还没能筹组联合政府,将把国家推向另一个政治僵局。民主左翼党领袖库尔里斯就承诺,会以人民而非政治利益为依归,支持国家留在欧元区,但也希望重新谈判救援条件。分析认为,上次夺得6%选票的民主左翼党,可能成为重选的造王者。法国总统奥朗德接受雅典电视台访问时表示,尊重希腊人民的意愿,但如果他们想背弃之前的承诺,放弃重生的希望,那么欧元区一些国家将会要求结束希腊在欧元区的地位。

  胡一虎:在新闻中看到了希腊的左翼联盟被批评为是一场政治的豪赌,事实上经济的数据显示,希腊的确经不起再一次的赌博,为什么这么说呢?我们看一个非常关键的数据,从2009年希腊的债务危机爆发到现在为止,当地的经济已经是衰退了有14%,而人均收入已经减少了有1/4,所以关键的是失业率这个数字,根据这几天公布的最新在今年第一季的失业率已经上升了22.6%,创下了近十几年来的新高纪录,相关的最新情况,我们立刻连线凤凰卫视派驻在希腊的特约记者汪鹏来告诉我们。汪鹏,在如此高的经济压力情况之下,在外围的国际领导的压力之下,目前的选情到底呈现出什么样的状态?

  汪鹏:希腊大选选情胶着 希腊民众愤怒害怕又无奈

  汪鹏(凤凰卫视特约记者):其实自上一次希腊议会选举之后,一个月时间,可以说转瞬即逝。而本周日的大选,实际上已经是就希腊是否留在欧元区所进行的一次全民公投,而这档擂台的主要两个对手分别是反对救助方案的左翼激进联盟以及支持救助计划的新民主党。而就最新的民调显示,这两个党的支持率可以说一直是不分仲伯,所以说不到最后一刻谁都没有办法预料结果具体会是怎样。不过基本可以确定的是和上一次选举差不多,相信这一次也是同样的不会有任何一个政党得票率可以超过一半,而单独执政,也就是意味着希腊需要再走一个月之前的老路,再一次进行一场政治性的拉锯战。不过这一次欧盟和IMF等国际债权方相信不会给希腊太多的时间周旋,所以希腊相信他们应该会在短时间之内就救助与否和去留之间比较要有一个确定的说法。而另一方面,媒体近期沸沸扬扬的宣传希腊药店抢购以及银行挤兑的风潮新闻,而就我在当地的一些切身感受而言,虽然挤兑现象确实存在,不过大体来说,并没有媒体报道的那种严重和恐怖。今天我也走访了几家银行,现场的秩序基本感觉还是比较正常的。

  胡一虎:汪鹏,我们最好奇的是你有没有跟这些选民,跟他亲身的接触,包括随着外围压力越来越大的时刻,他们在心理的状况上来讲,有没有一些思维的改变?

  汪鹏:是的。其实我就现场的感觉来观察,希腊民众现在的反映大致可以用三个关键词来概括,第一个关键词是愤怒。因为这两三年时间一次又一次的紧缩政策,已经把希腊的民众压的喘不过气来。他们对当局政府的愤怒之情可谓溢于言表;第二个关键词是害怕,因为愤怒的发泄之后,希腊人更多的也开始担心今后的日子应该怎么过,毕竟如果希腊被踢出了欧元区,甚至债务违约之后,对于他们的影响会比现在的情况要糟糕的多得多;第三个关键词,也就是大多数希腊民众的心声,也就是无奈。看到自己的国家一步一步在深渊中挣扎和徘徊,国家和个人的未来迷雾重重。所以提到现在局势的时候,大多数民众都是摆摆手,耸耸肩,表现出的是极度无奈。总体而言,事关希腊的命运和欧元的存亡,以及乃至整个欧洲和全球的经济前景,现在就全看希腊民众本周日的心情指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