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产业动态网

狙击华为背后:“推手”思科的隐秘路径

2012年10月31日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浏览:字体:大中小

  一份措辞考究的声明,反而加深了外界对于思科(NASDAQ:CSCO) “推手”的质疑。

  美国众议院情报委员会于10月8日发布了一份认定华为、中兴(0763:HK;000063:SZ)可能危害美国国家安全的报告之后,思科新近被美国《华盛顿邮报》暗指以国家安全为由参与游说美国国会对华为、中兴的调查。

  来自非营利机构Opensecrets的统计数据显示,在美国众议院情报委员会启动对华为、中兴调查的2011年,思科的游说支出创下最高记录,达到280万美元。

  10月18日,思科公开声明,称其仅根据情报委员会的要求,提供了有关2003年和2004年思科与华为知识产权诉讼案的公开信息。

  对此,创新工场CEO李开复在其新浪微博上表示,“我相信思科一定有游说国会,这里(指思科声明,编者注)只是在玩文字游戏。”

  “美国国会的报告是商业与政治互相利用的结果。”10月24日,互联网实验室创始人方兴东在接受本报采访时表示,基于多方面信息分析,思科不排除参与其中,而且,这次事件是思科十多年来系统运作的结果之一。

  “美国国会的报告对中国是一个启发,是时候建立中国自己的审查机制了。”方称。

  “建立审查机制不是要把思科等赶出去,也不是主张打贸易战。”方表示,而是向美国学习,通过产品审查、源代码托管等方式,评估外国科技公司对中国国家安全的影响和损害。

  推手思科?

  美国众议院情报委员会发布针对华为、中兴的调查报告三天之后,《华盛顿邮报》在一篇题为《美国竞争对手游说遏制中国公司》(US rivals lobby against Chinese firm)报道中,揭开了思科参与遏制华为行动的多个细节。

  该报道暗指思科以国家安全为由参与游说国会,推动后者开展对华为的审查;同时,文章还提及思科在一份7页的市场营销文件中收集了全球范围内针对华为观点及顾虑的相关报道,称“对华为的恐惧正在全球蔓延”。

  迄今思科除在公司官方博客上发表声明否认外,还通过《华盛顿邮报》10月21日“读者来论”,发布了来自思科高级副总裁兼总法律顾问Mark Chandler的说明文章。

  两者均称思科在美国国会针对华为、中兴调查中的参与,仅限于提供其与思科此前在知识产权诉讼上的公开信息,而《华盛顿邮报》针对思科游说行为的报道是误导性。

  “思科没有参加众议院情报委员会针对华为在国家安全问题上的游说,所提及的市场营销文件并没有散布给国会山,其内容也没有用于向国会山游说。”Mark Chandler在《读者来论》中说道。

  一位不便具名的业内人士称,这段表述潜台词,无异于思科承认了针对华为的7页市场营销文件的存在。

  “说这篇报道误导(别篇呢?),没有向安全小组游说(别的小组呢?),没有提供某一份市场文件(别的文件呢?)。”李开复在微博上直点思科表述漏洞。

  方兴东称,华为、中兴遭遇美国国会狙击,是思科等十多年来系统游说的结果,也是此前思科起诉华为侵犯知识产权诉讼未果后的延续。

  2003年1月,思科向美国德克萨斯州东区联邦法庭提交了一份长达77页的起诉状,指控华为在多款路由器和交换机中盗用了其源代码,华为路由器和交换机命令行接口等软件侵犯了至少5项思科专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