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产业动态网

煎锅上的俏江南:被堵死的民企海外上市路

2013年2月18日来源:中国企业家浏览:字体:大中小

  太大的一场闹剧了!真是一场闹剧!太是一场闹剧了!怎么这个年代了文化大革命那套东西还都来了?” 元旦假期后第一个工作日,坐在俏江南餐饮集团总部的办公室里,董事长张兰不禁提高了声音。灰色丝绒沙发背后是一张放大了的照片,照片里的她身披哈达,面带笑意,周围簇拥着一群僧侣。虽然从小信奉藏传佛教,又刚刚从佛国印度修假归来,可控制情绪显非所长。

  也难怪她不淡定。如果一切顺利,现在本该是开香槟的时刻。俏江南自2011年3月向中国证监会递交了上市申报材料,历经波折,最终转战H股,并已通过聆讯。漫漫上市路似乎将走到终点。可就在此时,因一起偶然披露的移民事件(一位前员工发现,为了上市,张兰放弃了中国国籍),她陷入了有生以来最大的声誉危机。

  声誉,恰是张兰最珍视的财产。这位建筑公司的前员工,用12年时间,带着3个人白手起家,打造出拥有2000多名员工、71家门店、遍布20个城市的俏江南,她表面倔犟,内心却渴望得到外界认同,而以她的个性,几乎注定会时常品尝让锋利目光刺痛的滋味。争议总是如影随形,不断有人质疑俏江南管理混乱、资金链紧张,乃至她儿子与儿媳的生活也往往成为茶余饭后的谈资。

  四年前,资本的兴趣转向周期性不强的消费领域,餐饮业成为投资热点,俏江南也在此时启动上市之旅,为了上市张兰不惜屡次冒险。最近这次打击之后,她开始沉默。“你说我这性格一出去能闭嘴吗?我太了解自己了。现在我任何一句不恰当的话被媒体做成标题都可能把俏江南给毁了”。张兰说自己并不在乎对其个人褒贬,“我是牛棚出来的,这算什么?”但一谈及俏江南这个品牌,她的紧张溢于言表。“我都快得抑郁症了。”她开玩笑说。

  俏江南在资本市场门前的徘徊并非个案。它与已赴港上市的小南国、曾在H股上市的小肥羊、以及以服务著称的火锅店海底捞处在中国餐饮行业同一阵营:能够做到全国连锁;管理较为规范;在一二线城市有较强的品牌号召力,有谈判能力和议价能力把店铺开在主流商圈内;消费水平为一般公司白领所能承受,以商务宴请及家庭聚餐顾客为主要客源。

  但即使是具有一定连锁规模的中餐企业,如果不实现标准化经营,上市很难。截至目前,全球已上市的中餐企业不过10家左右,在中国A股上市的餐饮企业只有三家—全聚德、湘鄂情以及早年上市,且主营业务并非餐饮的西安饮食。 近年来不断爆发的食品安全事件,更让资本市场对标准化程度不高的中餐品牌心存忌惮。另一方面,上市对发展到一定规模的中餐企业而言,又是不可回避的问题, 廉价的资本扩张动力、扩大品牌的影响力,对餐饮企业而言是珍贵的礼物,有时这像浮士德与魔鬼的交易—它们必须将为此承受比其它行业更苛刻的考量与质疑。

  口无遮拦的张兰,开始走进一个游戏规则完全陌生的世界。一旦踏上这趟无法停止的高速列车,将为此付出多大代价已不在她掌控之中。她的故事将是中国企业家在面对上市大考时,命运最为曲折的样本之一。

  【上篇】上市之踵

  中餐连锁企业上市之路步步维艰,很多难题连考官也没有标准答案,一切都要靠考生自我摸索和领悟。

  “如果不是为了让这个企业上市,我为什么要放弃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的身份,去到一个鸟不拉屎、气温四十多度的小岛?去一次我得飞24个小时。”张兰感叹,她移民的目标不是加拿大,不是美国,而是加勒比海上的一个小岛,“几百年前那是海盗生活的地方。”

  六年前,她对上市的态度可完全不同,2006年下半年一次主题为“基金投资与上市增值的论坛”上,张兰斩钉截铁地与几名投资人辩论:“我有钱,干嘛要基金投资啊?我不用钱,为什么要上市啊?”

  很多餐饮企业,对资本都敬而远之。最终在美国纽交所上市的重庆餐饮连锁企业乡村基,投资人花了数月时间才见到创始人李红,海底捞的创始人张勇同样是个坚定的不上市者。对于一些发展势头良好、或者只做区域连锁的餐饮企业,稳定的单店业绩可提供稳定的现金流,创业者并不需要太多投资—开餐馆的最清楚,天下没有白吃的午餐。

  分水岭在2008年,在此之前,很少有投资人对餐饮行业青睐有加。全球金融危机爆发后,餐饮成为肃杀之中PE逆市投资的最重要选择。百胜入股小肥羊、快乐蜂收购永和大王、IDG投资一茶一座、全聚德与小肥羊先后成功上市,给中国内地餐饮业注入一剂兴奋剂。

  “这是一个典型的市场大、企业小的行业。”一位业内人士介绍。根据资料,2009年全国可统计的餐饮企业大约有200万家,销售额过10亿门槛的全国不过26家,中餐企业龙头销售规模不过是家电连锁一个大区的体量。

  投资人也看到了中国内需市场的增长潜力,市场大、企业小意味着极有可能出现打破现有格局的公司。

  曾经埋头苦干的餐饮企业突然接到了来自资本市场的邀请。有数据统计,当时6%的餐饮连锁企业引入资本准备上市,72%的企业与多家投行洽谈,许多原本离上市遥不可及的企业突然成为投资人追逐的对象。

  2008年俏江南中标奥运竞赛场馆餐饮供应服务商,极大提升了它的品牌知名度。俏江南总裁安勇回忆,那时与俏江南规模相仿的,比它规模小的,甚至一些地区性餐饮品牌都想上市。“谁都想获得最好利益回报,这无可厚非,也不用掩盖。”在此背景下,张兰和她的俏江南与资本市场出现交集,只是时间的问题。

  终于,张兰在老乡—枫谷投资合伙人曾玉和易凯资本王冉撮合下,初识了鼎晖创投的合伙人王功权,据说两人性格投契,相谈甚欢,这对张兰而言,是她创业生涯中非同寻常的时刻—俏江南首次被“明码标价”,而且市场估值高达20多亿。

  她接受了鼎晖的橄榄枝。在2008年9月30日俏江南与鼎晖创投签署增资协议中,鼎晖注资约合2亿元人民币,占有其中10.526%的股权。鼎晖创投进入之前,俏江南注册资本仅为1400万元人民币,这对一直靠自有资金滚动的俏江南相当于天降财神。投资条款也有所谓的“对赌协议”:如果非鼎晖方面原因,造成俏江南无法在2012年底上市,鼎晖江南(鼎晖为投资俏江南在香港方面注册的公司)有权以回购方式退出俏江南。2012年底是当初双方约定上市的最后期限,也有香港媒体报道称,俏江南如果无法在2012年底上市,另一种结果是张兰将面临失去控制权的风险。

  就此本刊曾多次联系鼎晖方面俏江南项目的负责人胡晓铃与吴华,但截至本刊发稿仍未能得到回应。

  彼时,自信豪迈的张兰并不担心。引进鼎晖对她有一石三鸟的用意。除了钱之外,张兰还希望借助鼎晖的经验,帮助俏江南做软硬件方面提升。而且引入资本,才有可能真正解决激励机制问题,吸引新的管理人才,凝聚团队力量。鼎晖和俏江南2008年签订的增资协议中规定:各方承诺,协议完成后,向公司提供股权激励建议方案,协助公司建立健全合法有效的薪酬管理体系及激励约束机制。

  鼎晖的2亿元被用于俏江南的软硬件提升上。“我们在系统建设上花了一亿元,还有一亿元聘请了麦肯锡、北大纵横、日本酒店管理公司等许多咨询公司帮助我们做管理方面的咨询。”张兰告诉本刊。

  自此,上市便提上日程。但俏江南首次冲刺上市只开花不结果。2011年3月,俏江南向证监会发行部提交了上市申请,同时提交申请的还有净雅餐饮集团,但经过数月都未等来书面反馈意见。等待看起来遥遥无期,粤菜餐企顺峰集团和天津“狗不理”在2010年就提出了A股上市申请,当时也无结果。

  上市悬在半空,有传言说双方亦有不睦的信号。在2011年8月一次公开采访中,张兰发泄了她的不满,认为引进鼎晖是俏江南最大失误,毫无意义, 还曾早就想清退这笔投资,但鼎晖要求翻倍回报,双方没有谈拢。此事发酵成“张兰炮轰鼎晖”,而当年的投资人王功权,已在3个月前高调通过微博宣布“私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