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产业动态网

史玉柱:枭雄的告别

2013年4月16日来源:经济观察报浏览:字体:大中小

  史玉柱不顾形象地张嘴用右边牙齿咬开了一瓶啤酒,喝干后,把剩下的几滴都浇在了自己的光头上——看得出他很High,这是《仙侠世界》内测的会议现场,也成了他公开宣布离开巨人CEO职位的告别会,这恐怕是他最后一次在公众面前高调出现。

  对于这个饱受争议的人,人们一边羡慕他的果断魄力,一边又嘲笑他的好大喜功;人们一边赞美他给游戏业带来了新的商业奇迹,一边又怒斥他在游戏中颠覆了人性的道德底线;人们一边给自己的父母买脑白金帮助睡眠,一边又大骂其广告不胜其烦。

  现在的他胖了,说话声音也慢了很多,脸色不再总是那么紧张兮兮和小心防范,他现在可以坚定地迎着记者的目光回视——此前,这位在巨人大厦危机时曾被媒体铺天盖地7000次以上悲观报道所伤的巨人创始人,之后就有点“惧怕”记者。接受采访时,他喜欢戴上墨镜,甚至在拍照时也不知道该将手放在哪里,采访完之后更是立即迅速消失。而这一天,他甚至和蔼地站在《仙侠世界》的背景板前,顺从地与上来合影的记者一一微笑。

  现在,51岁的史玉柱被称为“史叔”。

  这位“史叔”看起来心境更加平和,看待成败也更加泰然。他坦白地表示,创业时“庸俗”的想法就是挣钱,钱就代表着车子、房子。而今天,财富对于他来讲只不过是衡量成功与否以及程度的一个数字。

  当然,选在《仙侠世界》发布会上宣布辞职,有人认为这又是一次他最擅长的炒作。

  史玉柱在企业家中是一个饱受争议的人,你很难简单地用商业成功来衡量他,巨人的崛起堪称商业神话的同时,也面临着道德层面的苛责。

  现在的他,认为自己到了该跟外界告别的时刻:“我要退休了,我是屌丝,要低调,以后你们很难见到我了,拜拜。”

  潮起潮落

  史玉柱,1962年出生,离过婚,破过产,再创业,一飞冲天。

  他现在的员工没有看到过他有女朋友,但他有个女儿。他很宅,平时几乎不出门,从家到办公室直线运动,只喜欢抽烟,打游戏。他依旧保持着多年来的衣服搭配习惯,上身红色,下身白色——这是自他36岁本命年母亲给他买了红色衣服后就一直不变的烙印,自从仅有的几件白色衬衫穿坏了之后,他更懒得再换别的颜色衣服。

  他身上处女座的特征异常明显。在他身边的高管眼里,他总是很纠结,对每一件事情都要周密计划,仔细安排,喜欢事情的来龙去脉一目了然,事后做记录以备查。他生活一丝不苟、井井有条,不喜欢突如其来的事情扰乱自己的生活。

  他童年的梦想是做一名陈景润式的科学家,但最后是以程序员的技术帮他赚取了第一桶金。此后他不但创出了保健品轰炸广告的营销之路,成了巨人的品牌烙印,同时也成了民生银行董事。

  史玉柱把自己的事业分为五个阶段,从1989年到1995年是安分守己卖软件的创业阶段;接下来就是“自己认识不了自己、不知道自己多高多大”的头脑发热阶段,即巨人大厦危机的那个时期。在史玉柱的记忆中,就是“按照今天话就是不把自己当屌丝了,以为自己是高富帅了,然后就乱投资,投了十几个行业,盖个70多层的巨人大厦,根本没有这个财力,就摔了跤”。

  第三个阶段,是从1997年摔跤之后再创业。第四个阶段就是开始往后退的时期——他刻意让自己淡出公众视线,让管理层、职业经理人开始逐步接手公司的运营。最后一个阶段就是退休阶段。

  在史玉柱这些年的打拼中,他的金钱观也从最初的“庸俗”——物质,追求车子房子,上升到了一种认知。他认为这种感觉一直维持到了现在。钱当然还是很重要,但重要的已经不是它能够买什么东西,而是事业成功背后的一个衡量指标。

  “从今天开始是我的第五个阶段,就是退休。说明我第四个阶段基本达到目的了,我的三块业务,职业团队管得比我管得好,所以我就彻底退休了。从明天我的新的阶段开始了。”史玉柱说。

  现在有人猜测他的身家至少百亿以上,他没有回答。但他否认说,并没有外面传说的500亿那么多,因为很多是股票,无法确切估算——其实这正是富人的标志,账户中资金流动不止,股票价值涨跌频繁,他们确实不知道自己到底有多少钱。

  饱受争议

  也许每个企业家的成功背后都有着自己原始积累阶段的原罪——史玉柱也不例外。

  用来还巨人大厦楼花欠款的资金来自于保健品脑白金。这款产品被其同行称为其实就是“褪黑素+广告轰炸”。

  尽管史玉柱对此的解释是,他们并没有广告轰炸,只是每年两次脉冲式集中投放广告造成的客观效果,但毕竟给人们留下了脑白金广告中那两个衣衫奇怪的老头老太每天在屏幕上乱跳的印象,引起了很多人的反感——但广告恶俗也好,没品位也罢,史玉柱用铺天盖地的广告将脑白金的品牌和功效深深地植入了13亿中国人的眼中和脑中。

  而史玉柱一手打造出的《征途》就更加令业界褒贬不一。

  他在《征途》中树立了一种金钱至上的游戏规则,这种规则令人性中和社会中丑陋的一面发挥到极致。钱,可以买到尊荣和权力;钱,可以让一切规则颠倒;钱,也可以让不合理的现象合理化。

  当然,这种伦理上的贬斥对于游戏行业来讲也许太过苛责。某游戏公司市场总监则称他们非常佩服史玉柱,称史对人性的透彻理解造就了一代新派网络游戏:“至于道德上,他毕竟没有欺骗谁。”

  不过,史玉柱在《征途》中所营造的不光是一种胜者为王的价值观,还有被媒体描述为“召唤着玩家们在违背普世价值的虚拟世界中放纵自己的邪恶。它赋予战争中的人肆意杀戮的权力,给予杀人者加倍的经验值奖励;系统也会标明你的斩首纪录,那一串串数字就像印第安战士割下的头皮代表着无上的荣光,而被杀死者得到的只有耻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