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产业动态网

专访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费尔普斯:重拾大众创新

2013年9月18日来源:财经国家周刊浏览:字体:大中小

  经济大繁荣的动力源泉是什么?激发这种动力的制度环境为何?当前创新环境存在怎样的威胁?经济增长理论的泰斗埃德蒙·费尔普斯,在2006年获得诺贝尔经济学奖之后,近7年来都在考虑“大众创新”和国家繁荣的关系。

  通过在中国的商学院里讲授自己的见解,费尔普斯希望能见证中国经济“升级版”的打造。在其新书《大繁荣》中文版面世之时,这位年届80的老人接受了《财经国家周刊》的专访,想给中国的年轻人鼓鼓劲,重振创新激情和改革的时代精神。

  草根如何能创新

  《财经国家周刊》:“创新”一词往往暗示着尖端,需要国家给予特殊人才以特殊政策。“大众创新”这一提法想指出什么不同?

  埃德蒙·费尔普斯:真正的创新并非源于少数精英和自上而下的推动,而是一个基于大众的、草根的、自下而上的全民创造进程。大多数创新并不是孤独梦想家所带来的,也不是简单的新发明,而是商业模式和制度的创新,它由千百万普通人共同推动,他们有权利自由地构思、开发和推广新产品与新工艺,或对现状进行改进。正是这种草根大众参与的创新带来了经济社会的繁荣兴盛——物质条件的改善加上广义的“美好生活”。

  发明与其背后的好奇心和创造性并不是关键,而激发、鼓励和支持人们大规模参与发明的那些社会变革才是真正动力,才是经济起飞的深层原因。美国之所以可以成为一个成功的创新国家,就是因为每个人都在思考如何完善产品或者降低成本。正如林肯总统曾说,每一个人都参与其中。

  创新精神深入草根大众和社会各个阶层。创新不再是伟大企业家和少数发明家的事情。这就是美国自19世纪至20世纪40-60年代掀起创新浪潮的原因。

  《财经国家周刊》:今天的商学院里,对“企业家精神”的陈述和褒扬已经不少。但您却认为“创新者”的标准更高,很多风度翩翩的企业家够不上创新者的标准,为什么?

  埃德蒙·费尔普斯:我特别愿意谈论企业家与创新者的差异。企业家非常重要,他们是一群可以抓住新技术或新商业机遇、生产新产品的人。没有这些活跃在一线、以追寻商业利益为宗旨的人们,经济的运行就无法持续。但让人生忧的是,当下有一种新观念认为,企业家的作用仅仅在于聚拢资本。

  我认为,创新需要一种不一样的精神状态。创新者是产生新想法、创造新机遇的人。他们并不停留在现在,而在大胆地展望未来。外表上,企业家一般精力充沛、思维敏捷、能言善辩,而创新者未必是这样——相反他们可能周而复始地对壁思考,直至突破。

  价值观与环境的变异

  《财经国家周刊》:今天人们谈论起工作时,更多地使用“稳定”、“挣得多”,而不是“挑战”、“激情”等词汇。您认为价值观对于大众创新的影响如何?

  埃德蒙·费尔普斯:当下的社会与19世纪相比,家庭的态度变得更加传统和保守。当今许多青年仍生活在长辈的羽翼之下,缺乏展翅高飞的机会。年轻人受到长辈观念的束缚,被迫在离家近的地方工作和生活。人们鼓励年轻一代呆在家乡,坐等变革的发生。

  回想19世纪的美国,人们往往在年轻时离开家乡,前往西部寻找财富。我并不鼓励抛弃家庭,但是我认为,年轻人的远行可以极大地推动创新活动。事实上,当今发达的通讯技术已使得人与人之间的联系变得更加简便,年轻人可以在探索新生活、尝试新事物的同时,与亲友保持良好的沟通与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