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产业动态网

地方政府主导新一轮投资 10多省金额已超20万亿

2013年11月20日来源:第一财经日报浏览:字体:大中小

  2008年金融危机之后,在外贸出口增长缓慢的情况下,为了拉动经济增长,加大投资成为最重要的砝码。只不过,与2009年由中央主导的4万亿投资不同,时下稳增长背景下的投资主要是由地方所主导。

  而据《第一财经日报》记者对去年6月以来,全国十多个省市发布的大规模经济刺激计划数据的梳理,其中涉及金额已超20万亿元,远超2009年中央政府的“4万亿计划”。

  在如上超大体量地方版投资计划之下,依然是地方经济依赖投资拉动的不变现状。而在2009年4万亿投资后遗症尚未完全消化,地方高负债风险仍未排除前提下,不少专家认为,新一轮投资冲动可能会进一步推高负债和金融风险。

  地方版“4万亿计划”

  10月22日,四川省公布2013年~2014年计划实施的重大投资项目情况,主要包括重大基础设施、重大产业、民生工程等项目,总投资额达到4.26万亿元。该投资额相当于四川省2012年GDP的1.79倍。

  在上述投资项目目录中,重大基础设施项目投资额预计达到1.48万亿元。这些重大投资项目大部分围绕国家实施新一轮西部大开发和加快成渝经济区建设和加快天府新区建设等展开。

  西南财经大学中国西部经济研究中心教授刘成玉对本报记者表示,西部地区的基础设施仍比较落后,还有比较大的投资空间。西部地区的产业结构比较滞后,靠投资拉动的作用更加明显。

  福建省发改委网站近日公布的数据显示,截至今年9月底,纳入全省央企、外企、民企“三维”项目跟踪管理系统的项目共3642项,总投资约3.95万亿元,累计完成投资7750亿元,其中今年前9月完成投资3343亿元;续建和今年开(动)工2643项,总投资2.5万亿元,其中今年投产、部分投产530项。

  投资对福建的经济结构调整十分关键。过去几十年,福建经济虽然取得了较快的发展,但与沿海几个大省相比,差距不小。在产业结构方面,主要集中在制鞋、纺织服装等轻工产业,产业“小而散”的缺陷一览无余。因此,这几年福建引进的一系列大项目刚好弥补了这种缺陷。

  “福建的不少产业集群没有形成,因为缺乏一个大的龙头企业来带动。”华侨大学工商管理学院副院长陈金龙说,引进像央企那样的大企业,有利于带动原有的上下游企业形成产业集群,增强当地产业的竞争力。

  实际上,除了四川和福建,自从去年以来,贵州、广东等十多个省市皆抛出了庞大的投资规划。

  其中,贵州公布的《贵州省生态文化旅游发展规划》显示,从各地上报的2382个项目筛选出总额3万亿元左右的重点投资项目,初步提出规划10个国家级重大项目、50个省级重大项目和200个省级重点项目。

  即便是市场化程度最高的浙江、广东等地,也纷纷转向了投资拉动。浙江省今年4月下发《关于印发浙江省扩大有效投资“411”重大项目建设行动计划(2013~2017年)的通知》,今后5年,该省将重点推进1000个以上省重大项目建设,带动全社会固定资产投资超过10万亿元。

  第一经济大省广东在投资方面的力度也在不断加大。今年4月,广东专门召开了加快重要基础设施建设工作会议,提振基建建设。按照计划,未来3年,广东计划投入1.41万亿元,推进460个项目建设。

  “今年以来区里经常找我们去开会,希望我们能多投资一些,这样GDP的产出也就大一些。”广州市一位民营企业家告诉本报记者。统计数据显示,前三季度,广东累计完成固定资产投资15341.55亿元,增长18.2%,增幅同比提高4.3个百分点。

  外贸不振和内需增长有限的情况下,要提振经济,加大投资力度成了最好选择。“广东和浙江对外贸依存度比较高,连这两个市场活跃度最高的省份都要依赖投资拉动,其他省份就更可想而知了。”广东省综合改革发展研究院副院长彭澎说。

  投资率:由西到东递减

  虽然各地经济对投资拉动的依赖在不断加大,但具体到各地,则有比较大的差异。

  本报记者对全国30个省市区(因甘肃未公布数据,故没有计算在内)统计发现,今年前三季度,西部多省区的投资总量接近甚至超过了GDP,投资率(固定资产投资额/GDP)最高的几个省区均在西部,其次是中部,东部发达地区几个省市最低。

  统计发现,投资率最高的是青海和贵州,两省均达到了135%。其余超过100%的省份中,除了辽宁,其余如西藏、宁夏、陕西等均为西部省份。而像重庆、四川、新疆和云南等中西部省份投资率虽然没有超过1,但也都在80%以上。

  东南沿海省份则集中排在最后几位。其中,上海以24.26%的投资率垫底,广东和北京也均在35%上下,浙江、山东、江苏虽然好一些,但也只是在60%左右,与中西部有比较大的差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