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产业动态网

中远大败局

2013年11月20日来源:证券市场周刊浏览:字体:大中小

  在韩国现代重工业公司位于蔚山的造船厂中,矗立着一座高128米的起重机。这座起重机被命名为“马尔默的眼泪”,它曾属于瑞典马尔默市的考库姆机械公司,韩国现代重工业公司于2002年以1美元的价格买下了它。“马尔默的眼泪”的迁移,代表欧洲造船产业的衰落,据说目睹起重机被运走的马尔默市居民纷纷流下了眼泪。

  如今,中国的航运行业也在流淌着“马尔默的眼泪”,作为世界航运巨头,中国远洋(601919.SH,01919.HK)已经连续两年多巨额亏损,被冠上了*ST,在即将到来的2013年底前,中国远洋如果不能扭亏,将被暂停上市,继而有可能成为第一家退市的央企上市公司。而其A股股价近三年的跌幅分别为49.73%、5.77%、31.52%,投资者的心中也在流淌眼泪。

  谁令中国远洋走到了悬崖边?尽管公司每年在年报中描述的都是市场供求关系失衡,燃油价格高企,但随着包括中国远洋运输(集团)总公司(下称“中远集团”)副总经理、中国远洋执行董事徐敏杰在内的多名管理层被中纪委带走,巨额亏损背后人祸的一面已无所遁形。

  人祸

  根据市场消息,11月5日,徐敏杰已被中纪委带走,但及至8日,中国远洋、中集集团(000039,股吧)(000039.SZ)等徐敏杰任职的上市公司才陆续发布公告,确认了徐正在接受有关部门调查一事。

  中远集团在其官网上披露“副总经理徐敏杰正接受相关部门调查”的信息时,也同时表示“我公司坚决贯彻党和国家反腐倡廉的部署,真诚接受新闻媒体和社会各界的监督”,或意味着徐敏杰的被调查与贪腐问题有关。

  至于徐敏杰因何原因被调查,中国远洋董事会秘书郭华伟接受《证券市场周刊》记者采访时表示,公司并未得到任何书面通知,亦不会进行没有根据的揣测。

  有消息称,中远集团前董事长魏家福被限制出境,但此消息被中远集团否认。

  徐敏杰是目前为止中远集团内出事的管理人员中职位最高的,而中远系内“广大上青天”五大主要分公司,其中青岛、广州、大连三家均发生了负责人腐败案,腐败主要集中在高租金散货船业务中,此块业务被航运业内人士陈弋称为航运业腐败的高发地。

  2013年7月12日,中远集团下属二级公司大连远洋运输有限公司(下称“大连远洋”)原总经理孟庆林被纪检部门带走调查,大连远洋全资子公司大连远昌船务有限公司(下称“大连远昌”)原总经理高福生已被查。

  大连远洋是中远集团旗下唯一以液体散货运输为主的专业化运输公司,专营石油运输,不在中远集团的上市公司资产中,也处于亏损状态。

  大连远昌为中远集团的孙公司,专门从事港内油轮运输、干散货运输、船舶租赁、船舶代管及代理服务等。此次大连远洋案的起因是大连远昌原总经理高福生涉嫌利用职务之便,违规签下数艘高租金散货船合同,开展相关业务非法获利,经人举报,被检察院带走调查。

  据悉,相关部门在调查此案过程中,确定与大连远昌违规操作散货船租赁合同的公司负责人,正是大连远洋原总经理孟庆林的女婿,并由此牵出孟庆林本人。

  据了解,这类出处可疑的中介公司有三部分利润:高于市场价的租金、中介费用和其他费用。

  船舶租金以天报价,随时波动。以一艘载重17万吨的好望角型特大干散货船为例,日租金从1万美元到10万美元波动。在航运市场好的时候,用船企业对租金不敏感,以高于市场价几百美元或上千美元报价,一年下来所获不菲。

  中介费用更是旱涝保收。一般中介公司可以获得租船合约总额的1.25%,如果承租人和出租人双方各有一家中介公司,中介费即是合约价值的2.5%,一份合同的金额少则几十万美元,多则上千万美元,有些有私心的航运公司业务员会故意多安排一家中介公司以赚取中介费。此外,船员、维修等费用也是不小的开支,如果在合同中划拨给承租人,出租人也将省下一大笔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