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产业动态网

应从产业转型角度反思东莞“性都”形象

2014年2月11日浏览:字体:大中小

  央视的曝光,让“性都”东莞再次站在聚光灯下,只是,这次网上的舆论呈现了鲜明二元立场:支持整治东莞“黄流”者有之,质疑央视曝光行为者有之。质疑者认为央视的曝光针对的多是底层卖淫者,对于行业上游的利益链、保护伞几乎没有触及;基于此,更有网友打出了“东莞挺住”、“今夜,我们都是东莞人”这样调侃的字眼。

  无论官方和民间如何反应,有一点可以肯定,多年来一直在努力经营、欲图甩掉“性都”帽子的东莞,经此期节目曝光,更是被坐实了“性都”的名号。

  其实,东莞的情况在中国并非个案。我国过去一直以GDP来衡量一个城市的发展,这种以追求经济利益为目的的城市经营理念也被认为是产生一些“黄毒赌”现象的重要原因之一。

  尤其是像东莞这样的一个小城市,被认为夹在广州与深圳两虎之间,能够突围崛起实在不易。其色情业随着庞大的外来人口的涌入而不断滋长,亦被认为有着鲜明的产业逻辑可循。也正是基于此,在我们看来,东莞要摘掉“性都”的帽子,就需要从产业转型的角度进行反思。

  在最近二十多年的发展中,东莞创造了一个中国制造业的奇迹,靠的就是作为内地和港澳台的中转站,大量廉价劳动力,发展低端制造业。这些低端制造业大部分是劳动密集型的加工企业,因此大量的外来务工人员来到东莞打工。据媒体报道,东莞在1988年被设为地级市时,全市的外来务工人员占了总人口的近4/5,“无户人员”数量超过千万。

  以千万计的外来人口构成了色情业发展的潜在需求,同时,色情行业的从业人员很大一部分又是从工厂转行的。供需市场的庞大需求下,东莞的“性都”形象开始流传,色情业跟着制造业一起迅速繁荣。

  而近年来,受原材料、劳动成本上涨、人民币升值等一系列因素影响,东莞企业经营成本不断飙升,订单减少而售价基本不变,导致企业利润不断下降,大批企业倒闭或外迁,大量工厂的工人或离开这个城市,或转投到服务行业。工业的严重下滑趋势倒逼着东莞不仅要转型,更要加快速度转型升级。

  而事实上,近几年来,东莞几届领导层也一直在努力推动东莞的产业转型。对东莞城转型的共识之一是,只有转变依靠提供庞大廉价劳动力发展低端制造业的发展方式,进行产业转型升级发展高科技制造工业,逐步由劳动密集型的产业向科技含量高的产业升级转型,其需要的劳动力就少了,才能摆脱目前这种小城市长期拥进千万外来人口的“病态”局面。而流动人口的减少,将会抑制色情业的需求。

  当然,问题也并非那么简单,下面一组数据或许可以说明,为什么东莞的色情产业难以在短期内铲除。

  过去10年,以制造业为主的第二产业在东莞的产业结构中多年占据主导地位。在2009年,东莞的第三产业所占比重达到51.9%,首次超过了第二产业。

  东莞的第三产业主要是由酒店、浴足、桑拿和各种娱乐经济这些被看作是低端行业构成的,而这些行业与色情业密切相关。据媒体报道,某业内人士估算,2013年东莞色情业以及直接直接或间接相关链的行业每年产生的经济效益,可能高达500亿元,相当于东莞一年GDP的1/7。如此重的产出比重,也就难怪为何东莞的扫黄年年扫、月月扫,却屡禁不止,“春风吹又生”了。

  华裔记者张彤禾在东莞呆了一年,她在那本风靡一时的《打工女孩》一书中对:“这是一座未完成的城市,没有记忆,没有过去,这里集中了中国最极端的一切,无情、冰冷、坚硬、压力巨大、杂乱无章,又充满了生机。如果你能受得了这里,那到哪里你都能受得了。”

  这段文字或多或少道出了东莞在繁华背后不繁华,光鲜背后的不光鲜。而这,就是东莞很现实的一面——东莞的艰难转型还在路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