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产业动态网

金银花山银花名分之争:一场数十亿产值经济战

2014年8月21日来源:南方都市报浏览:字体:大中小

  持续多年的金银花和山银花名分之争,近日,因湖南纪委干部实名在网上公开举报前国家药监局长而被再度引爆。

  南都记者多日调查后发现,这场由举报引发的论战还在不断发酵,而论战背后所隐藏的地方农业产业化经济利益之争也在逐步浮出水面。

  名分之争由来已久

  “金银花和山银花应该是各有所长。南方的‘金银花’也有上千年的历史,金银花和南方‘金银花’两者功效差不多,后者在云南、贵州、广西、重庆、湖南等地都有野生资源,这些地方的货都很好,里面的有效成分含量其实是可以的。而北方的金银花,基本都是家种。”中国中药协会中药材信息中心副主任蒋尔国在接受南都记者采访时如是说。

  据其了解,金银花和山银花两者的划分,基本上是以长江为界,长江以南叫山银花,长江以北叫金银花。但名分之争其实由来已久。

  南都记者从湖南邵阳市隆回县官网看到,就在去年,该县就曾派县委常委、统战部长、副县长黄仕军赴京,在中国中药协会的组织下,向中国工程院院士李连达、国家药典委原秘书长姚达木、中国中药协会副会长张世臣、中国药检院首席科学家林瑞超、中国中药科学院副院长黄璐琦、中国药用植物研究所所长孙晓波做了“关于隆回金银花产业发展情况的汇报”,以期解决“山银花”药用问题。

  所谓解决“山银花”药用问题的背后,即旨在用正名的方式,解决南方山银花产区价量齐跌的问题。

  西南大学教授、中药研究所所长徐晓玉给出的一份材料更是指,湖南省人民政府和重庆市人民政府分别于2013年7月和2013年9月向国家药典委去了公函,要求为山银花正名,但目前还没有得到答复。

  关于药典将金银花和山银花分列对南方金银花产业的影响问题,在重庆市秀山县委农工委副书记刘朝敏看来,将原金银花药材分列为金银花和山银花两个药材品种对南方金银花产业造成了事实上的影响。

  “实事求是讲,南方金银花市场价格回落是市场供求和《中国药典》分列为山银花两个因素共同作用的结果。一方面,2009年甲流爆发,需求增加,拉抬了市场价格,刺激了生产的积极性,甲流过后,需求减少,供应增加,市场价格回落。”刘朝敏在接受南都记者采访时坦言。

  “另一方面,由于2005年版《中国药典》将金银花药材分列为金银花和山银花两个药材品种,之前药品工业和食品工业企业的处方备案绝大多数均为金银花,使用山银花投料的企业要变更处方难度很大,加之食品药品监督管理部门监管力度越来越大,企业也不敢违规使用山银花,这客观上使山银花在食品、药品工业领域的应用变得越来越窄,用量大幅减少,山银花价格降幅更为严重,这在客观上对南方金银花产业造成了更为严重的影响。”

  不过,国家药典委13日发布的第二轮公开说明则强调,反映2013年山银花销量下降的情况,同比对应的应是2012年的销量,而把其下降原因追溯到2005年的药典修订(更何况灰毡毛忍冬在此版药典中刚列入),不合逻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