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产业动态网

夹缝中的企业:山银花混入金银花或成潜规则

2014年8月21日来源:时代周报浏览:字体:大中小

  “金银花开来金银”。这句话,曾是2003年经历“非典”肆虐之后,被急速催热的金银花产业的生动写照,各地的金银花种植项目俨然成为造富工程。过去几年,广州药业、贵州百灵、哈药三精、太龙药业等知名药企也纷纷大手笔兴建金银花种植基地,旨在牢牢掌控原材料供应链。

  在2005年之前的28年间,山银花一直作为金银花的主要来源生长于南方地区,占据了七成的市场空间。殊不知,金银花更名的落定,却让原本意气风发的“南方金银花”产业及相关概念企业集体陷入了迷途。

  不同于此前五版的药典,2005年版、2010年版《中国药典》将“金银花”与“山银花”明确分列为两种不同的中药材,只有“忍冬科植物忍冬的干燥花蕾或带初开的花”才能称之为金银花,其正品来源由4种减少为忍冬1种,而“忍冬科灰毡毛忍冬、红腺忍冬、华南忍冬或黄褐毛忍冬的干燥花蕾或带初开的花”则被定义为山银花。

  这样一来,忍冬科几种植物均可当做金银花混用的历史就此改写。以金银花名称载入中药处方的各大药厂,无法再像以前一样继续使用“南方金银花”了。相关统计数据显示,以“金银花”入药的中成药产品有451种,而冠名“山银花”的中成药只有寥寥14种。

  对于众多制药企业来说,山银花的改名更像是一场无所适从的劫数。金银花与山银花的一字之差,意味着企业要么需承受成本上涨的压力,采购比原来价差几倍的金银花,要么顶风作案,继续使用廉价山银花替代高价金银花,掺假造假。而在此波正本清源的更名行动中,首当其冲的便是以王老吉、加多宝、和其正为代表的凉茶企业,被业内人士批评为“挂羊头卖狗肉”。

  “山银花”与“金银花”之间的利益纠葛为何千丝万缕交缠不清?究竟是什么原因导致了山银花造假的盛行?企业在“两花之争”背后各自都有怎样的考量?在“山银花”转身之后,一系列不为人知的暗涌与博弈正在上演。

  基地种植:被疑仅是宣传幌子

  就在上个月,山东广药金银花种植基地突然发出一个高射炮,声称该项目已顺利通过国家药监局中药材GAP认证,是广药集团采芝林药业属下第一个拿下国家级GAP认证的基地。

  据记者了解,山东广药金银花种植基地坐落在具有“金银花之乡”美誉的山东平邑县郑城镇,是广药集团“振兴大南药”发展战略中在山东地区的重要一子。按照广药的规划,金银花基地年种植10100亩,广药欲将其打造成为全国规模最大的金银花GAP基地。不过,距离该项目上一次显眼见诸报端,是在整整一年前。

  2013年7月22日,广药表示,金银花种植基地全面建成并开始投入使用,各项工作已经进入正常运营状态。而实际上,早在2011年,广药在平邑投建金银花项目的新闻就已有报道,直到三四年过去,山东金银花基地才算有较为实质的进展。不过,迄今为止,广药也没有公开过相关的产量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