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产业动态网

榆林民间债务危机:追债人盼逃债人归来 跑路者后会无期

2014年9月11日来源:第一财经日报浏览:字体:大中小

  7月30日,周三,60多岁的张宏(化名) 吃过午饭,来到榆林市神木县打击和处置非法集资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下称“处非办”)门口。还没到下午办公时间,张宏透过大厅玻璃门,盯着里面正在滚动通报非法吸存案件的电子显示屏看了一会,回到门口花坛矮墙上坐下。他的周围,已坐了不少前来探寻追债消息的中老年人,其中不少人都跟张宏相熟。

  下午两点半,处非办大门打开,追债人进到厅内等候工作人员出现。《第一财经日报》记者看到,大厅内共有五面电子显示屏,其中三面显示屏通报警方受理案件信息,另有一面公布警方已经找到的债务人信息,债权人可以在指定日期去追要款项。

  “还能找得到债务人吗?借条带来了吗?”柜台后面的工作人员告诉前来咨询的追债人,要先在处非办登记,直接到公安部门报案不会被受理。

  张宏几日前已经登记过。他盯着警方已经找到的债务人名单搜寻了许久,没有看到自己的债务人名字。跟熟人打过招呼后,张宏溜达着离开。

  后会无期

  神木县是榆林市主要的矿区所在地之一,也是榆林市曾经经济腾飞的一个重要引擎。如今,“追债”成为很多神木人的关键词。

  “‘跑路’的很多,可以说是相当多。”神木县律师郭湘(化名)对《第一财经日报》说,登记在册的债务人只是冰山一角。由于许多债权人发现债务人被警方查办之后反而不能如期要回欠款,后期许多人已经不再去登记、报案。“司法、警力有限,大部分‘跑路’的人跑了就跑了。”郭湘说。郭湘曾代理过多起民间借贷纠纷,自己也长期在出借资金。

  当地人士告诉《第一财经日报》,神木的民间借贷可用“疯狂”形容,并且资金链条已经延伸至周边各县以及榆林市区,乃至内蒙古鄂尔多斯和晋、豫、京、浙等地。在这一长长的资金链上,煤老板、小贷公司、银行、实体企业、个人以及公务员多方参与,“黄金十年”中不少人发了财,但经济断崖式下跌时也有不少人跑了路。

  在榆林高新技术开发区见到《第一财经日报》记者时,本地生意人王远华(化名)数了一下说:“我的朋友从去年到今年跑了5个了,跑了的就‘后会无期’了,很少有能找回来的。”

  从2012年下半年开始,随着经济下滑,榆林人的生活也发生了变化。目前民间借贷利率虽已下落到月息1分至1分5,但即便如此,也很难再互相借到钱了。

  不过,王远华的其中一名朋友还是在今年上半年借到上千万然后“跑路”了。“他在我们朋友圈里花钱一直都是大手大脚,非常仗义。就在他‘跑路’前十几天,才以2分甚至更高的利息从我的叔叔和其他朋友那里借了不少钱。其中我叔叔400万,光我认识的人就被骗了1600万,其他我不认识的债主和银行就不清楚了。”王远华说,后来才知道那朋友是在借“路费”。

  据当地人士称,在这些“跑路”的人当中,有的掺杂了恶意诈骗的成分,但更多的是低估了“泡沫”的杀伤力。在民间借贷有几十倍甚至几百倍回报的时候,许多借款人本着“肥水不流外人田”的想法,将“好的投资机会”分享给兄弟姐妹、亲戚朋友。正因如此,有的人青年结婚钱、老人养老钱也被卷入其中,最终血本无归。虽然当时可能是出于好心,但结果却导致有的借款人采取极端行为,有人“跑路”,有人自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