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产业动态网

榆林民间债务危机:破灭的“财富幻觉”

2014年9月11日来源:第一财经日报浏览:字体:大中小

  泡沫总是隐藏于经济繁荣身后,绚烂的色彩让人辨不清,那到底是希望还是虚妄。

  “什么是泡沫?就是你明明只有100万,却以为自己有200万。”榆林市神木县一名经历民间债务危机的当地人士告诉《第一财经日报》,在危机之中,他看到了泡沫的真面目。

  榆林地区民间借贷因煤而起,起初略高于银行利率的民间借贷尚在可控范围之内,资金流动性提升也为当地的经济发展提高了效率。但是随着炒矿潮、炒房潮的兴起,资金需求急剧增加,借贷利率也极速升高,从起初的月息2分飙升到后来的5分、6分,甚至1角。

  对于一名普通的当地居民而言,这段疯狂的故事分为上下两段:前半段是迅速富有、赚钱太容易,仿佛是个童话故事;后半段是迅速破产、赚钱变得非常难,幸福消失得太突然。

  童话部分正是泡沫吹起的时候。一名普通白领A将自己的100万元以月息3分的利息放贷给B,B称将资金用于购买煤矿。第一年,A拿到了B支付的36万元利息。在A看来,他的财富是出借的100万本金,加上收到的36万元利息,总共136万。在经济环境好、投资回报看上去比较有保证的时期,大部分人会选择将利息转成本金,继续放贷。即A相当于向B借出了136万。在A看来,一年之后他的财富将变成136万元和这笔资金的利息。

  随着时间一年一年过去,A这类人的“财富幻觉”也与日俱增。作为一个“富有”的人,这类人开始大把大把地消费。有的买豪车,陆虎揽胜、丰田霸道甚至悍马等品牌的豪车密集出现;有的买奢侈品,三五相约乘飞机到北京、香港“批发”LV、PRADA、GUCCI等,给亲戚朋友分一分;有的买房子,购房地点近在西安、北京,远达美国、欧洲;还有的请客吃饭、唱歌洗澡,消费付款常用现金,一次花几“本”——一本是1万。

  但是从B的角度看却是另外一个故事。他从A处借来100万元,第一年还给A利息36万元,A在B处的资金就只剩下64万元,如果A继续追加投资,那么资金就还是100万元。

  等到第三年,A和B的关系将到达一个关键的时刻:A有可能本利双收,也可能万劫不复。这取决于B的投资是否真实存在,且收获暴利。

  如果B将借入的资金用于投资,并真的取得高额回报,那么这一借贷关系将可以继续下去,进入下一个三年、五年;如果这期间A将利息取出自用,则他可能是赚的。但是如果是一直追加投资,将利息都转成本金继续放贷,那么财富归零只是时间问题——一旦暴利链条无法维系,上游的一连串投资都将化为泡影。

  但是还有另一种极端但普遍的情形,就是B从一开始就是募集资金用于投机,而非用于开采矿产等实业经营。所以等到第三年,很有可能已经无法支付A的利息,更不用说本金。所谓投机包括参与炒矿、炒地、炒房,也包括诈骗。为什么极端但是普遍呢?因为月息3分、5分甚至1角的利息成本,普通实业经营根本无法承担,只有投机甚至欺诈,才可能使其中一部分人获得暴利。

  这条投机链条最后的断裂,不仅伤害了煤炭、房地产等链条上的产业,高回报也将当地的人力、物力、财力以及公共资源,都吸引到这一链条上。当放贷变成最赚钱的行业时,回报率20%以下的第一、第二甚至第三产业,已经很难吸引人们的经营兴趣。

  在危机渐息的鄂尔多斯,有一名煤炭企业的管理层人士曾经这样告诉《第一财经日报》,他的资金只会存到月息2分的典当行,月息3分的他是不会存的。在那几年,他用放贷赚取的利息买了婚房、买了汽车,并在危机爆发前夜将资金撤出。

  他说,虽然说不清风险到底在哪里、何时会爆发,但有一个古老的道理说明这一场繁荣终究要冷却——利大伤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