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产业动态网

黑龙江土地流转样本调查

2014年12月22日来源:第一财经日报浏览:字体:大中小

  在12月初的黑龙江克山县,室外气温已经降到摄氏零下十多度。广袤的黑土地上白茫茫一片,虽然雪已经停了,但吹来的刺骨寒风仍然昭示着这里冬天的威力。因为还不到过年时候,外出打工的年轻人尚未返乡,村子里略显冷清。

  不过,即便留守家中的老人和妇女,他们大多数也选择将承包的土地流转给大户。这不但在于新型农业经营主体的涌现能够更高地回报农民,更重要的是农民从土地上解放出来后,架构在土地上的利益开始分化。

  位于黑龙江省西北部齐齐哈尔克山县是全国500个产粮大县之一,盛产大豆、玉米和马铃薯。全县耕地302万亩,农户9.8万,农民36.7万。

  日前,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全文印发《关于引导农村土地经营权有序流转发展农业适度规模经营的意见》,对于农村土地经营权有序流转进行规范,引导农民发展农业适度规模经营。凭借地理优势,再加上试点政策,当前克山县正在进行着土地流转和规模经营的试验。

  土地流转的逻辑

  杨振友是克山县古北乡的农民。东北的冬天本就低温,再加上地面结冰、北风呼啸,村子里冷清异常。年届六旬的他将地流转出去后就一门心思开始养羊。这主要在于种地的综合效益不高。“种地不赔钱就不错了。”

  在克山县,农民有种大豆的传统。杨振友全家有一晌(15亩)地,既有连片的平地,也有易涝的洼地。儿子外出打工后,种地的活就落到老两口身上。但是,农资成本的增加和种地收益的减少,让杨振友觉得种地并不划算。

  “承包地早就流转出去了,去年养了120多头羊,挣了7万多。今年羊肉价格不行,但也比种地强。”杨振友说,种地不但得操心影响产量的自然因素,即使收成好,价格上不去也影响积极性。

  相较于外出务工,农业的收益显然让其后继无人。跟全国其他地方的情况一样,“外面的世界更精彩”,克山县的年轻人也纷纷选择“逃离”农村,涌向大城市寻找机会。古北乡乡长陆海军说,这个村原先有100多户,现在只剩不到20户。

  近些年来,克山县着力搭建土地流转、劳动力转移“两转”平台。对于农业富余劳动力,采用“内转外输”方式解决。比如,向外埠输出、依靠项目吸纳、发展畜牧业促进转移。据报道,甚至有村庄260户农民举家迁至省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