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产业动态网

郑永年:中国大外交时代的来临

2015年1月4日来源:联合早报网浏览:字体:大中小

  中共十八大以来,中共新一代领导人形成了新的改革和发展模式。通过十八大三中全会和四中全会,中国内政方面的发展方向已经表述得很清楚。两个全会所通过的500多项改革方案如果落实,未来将出现很不一样的中国。这些发展规划所着眼的,关乎中国未来30年至35年发展的长远规划。中国领导层所提出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建国100周年计划,现在已经过去了65年,未来35年该怎么走?这个问题,不仅中国人关心,世界各国也非常关注。三中和四中全会的决定,已经给出了明确的蓝图。

  在外交方面,中国未来又该怎么走呢?如同内部改革与发展,这个问题对中国和世界也同样重要。对中国来说,它关乎是否有能力塑造可持续的外部和平环境,不仅有利于自己的可持续崛起,而且也有能力承担大国维护国际和平的责任。对外部世界来说,则关乎崛起的中国会对世界带来怎样的影响,不仅仅希望中国的崛起不会颠覆现存世界秩序,而且更可以从中分享巨大的利益。

  中国已经发展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尽管经济发展速度已经进入习近平所说的“新常态”,但较之其他国家,势头仍然是最强劲的。今天的中国是否还会继续邓小平1980年代所提出的“韬光养晦”战略呢?这一直是国际社会高度关注的问题。近年来,无论是大国外交还是周边外交,中国都发生了巨大的变化,从“韬光养晦”转向了“有所作为”。但在国际社会看来,中国外交开始具有了“自信性”,甚至“进攻性”。很多国家,尤其是那些和中国存在领土和领海纠纷的国家,因此把中国视为直接的威胁。崛起的中国和外在世界的这种互动,也使得中国的外交环境发生着很大的变化。这些都表明中国迫切需要明确的大外交战略。

  和平与发展

  无论从中国外交的实际行为还是话语看,从十八大到今天,中国的大外交战略基本形成。人们已经把2014年视为是中国的“大国外交年”,但这不仅是指亚太经合组织会议、领袖外交等这类日常外交,更是指中国对国际形势的判断、其大外交思路和战略等的筹划。新的外交思路就是“两条腿走路”的大外交:一方面是与美、欧、俄等建立新型大国关系;另一方面是面向发展中国家的“一带一路”的新丝绸之路;连接这两个方面外交的则是“周边外交”。这个大外交战略的核心话语就是和平与发展,在维持和平的基础上求发展,在发展的基础上争取和平。

  这一外交思路和战略与邓小平以来的外交一脉相承,很多具体内容过去已经开始做了,但是在外交战略上更明确了。对中国这样的大国来说,有明确的大外交战略,其重要性怎么说都不会过分。中国改革开放的早期,实行的政策是“请进来”(即把自己的大门向外在世界开放)和“接轨”(即改革自己的内部制度体系来和国际秩序接轨)。在这样的情况下,的确可以做到“韬光养晦”,因为无论是“请进来”还是“接轨”,都不会和外在世界发生根本性的冲突。

  但今天中国开放进入“走出去”阶段,并且已经成为世界政治经济舞台的一个主角,这必然和舞台上的“既得利益”发生互动和冲突。在这样的情况下,中国必须回答自己需要什么和如何行动等问题。只有外交战略明确了,才能获得他国理解,并且通过调整来相处。在以往很多年里,尽管客观上中国需要形成自己的大外交战略,但实际上并不能拿出这样一个战略,因此外交的很多方面既缺方向,更缺行动力,造成了“大国小外交”的难堪局面。

  在习近平的大外交战略中,新型大国关系占据关键位置。在习近平与美国总统奥巴马至今的几次谈话中,非常明确地提出建设和实践中美新型大国关系。这个概念也适用于同欧洲、俄罗斯、印度等大国。新型大国关系既是国内发展的需要,更是国际和平的需要。中国是世界贸易大国,与各个国家在经济、技术、环境等各方面有很多交往与合作。中国过去30多年的发展成就,和加入西方所主导的国际政治经济体系密切相关。中国今后的可持续发展,仍然需要向西方国家尤其是美国开放。

  不过,中国与这些大国交往,要解决的不仅是贸易问题,更重要的是战争与和平的问题。历史上看,一个崛起中的大国经常挑战现存大国,而现存大国则往往恐惧于前者,导致了无穷的战争和冲突。要维持世界和平必须寻找新的道路。能对中国构成致命的外在威胁的也是这些大国。可以预见,在今后很长的历史时间里,随着中国的继续崛起,这些大国越来越把中国视为竞争者,甚至敌人。这不难理解,既得利益总是不喜欢有新的利益的崛起。因此,如何同现存既得利益和平共处,是中国寻求建立新型大国关系的主要意义,也是中国作为大国所应当承担的国际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