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产业动态网

张茉楠:央行“双降”空间已经被打开

2015年6月29日浏览:字体:大中小

  6月27日,央行祭出“定向宽松+降息”的组合拳,似乎印证了“一月一降”的节奏。正如笔者在以前的若干文章中所预见的,基于我国宏观经济下行、通货总水平趋势性下降,而基础货币和货币乘数增速双双回落的大背景下中国货币政策的“双降”空间已经被打开,特别是随着近期被赋予“移杠杆”、“托实体”、“股权融资”的资本市场出现罕见暴跌,加快货币宽松步伐也变得迫在眉睫,甚至在未来可能成为一种“新常态”。

  央行近期货币宽松的政策幅度不可谓不大,不可谓不积极。此次央行在实施定向降准的同时,央行也实施了对称降息。金融机构一年期贷款基准利率下调0.25个百分点至4.85%;一年期存款基准利率下调0.25个百分点至2%;其他各档次贷款及存款基准利率、个人住房公积金存贷款利率相应调整。

  事实上,2014年以来,央行先后四次下调金融机构存贷款基准利率。其中,一年期贷款基准利率累计下调1.15个百分点至4.85%,一年期存款基准利率累计下调1个百分点至2%,存款利率基本降至历史最低,可以说,如此高频度的政策操作主要是为了抵抗几大方面的压力:

  “抗滞缩”

  一方面,中国宏观经济下行压力较大,不论从GDP增速、CPI水平、投资规模、发用电量、外贸活跃度等实体经济指标,或是货币供应量、社会融资量、利率水平等金融指标,还是PMI、消费者信心指数等先行指标来看,都显示出“滞”的状态。

  数据显示,当前我国制造业投资中占比最大的9个主要行业投资的累计增速均不同程度地下滑,其中,汽车制造业、电气机械及器材制造业、计算机通信设备和其他电子设备制造业、农副食品加工业投资增速的降幅都较大,显示出需求下降对制造业投资的影响较大,预计制造业投资短期内弱势难改。

  另一方面,通缩压力不断增大。2013年以来,我国消费者物价指数(CPI)涨幅持续不断下降。2014年全年同比累计涨幅为1.99%,低于上年CPI涨幅2.62%。而今年以来生产者价格指数(PPI)增幅连续第39个月放缓,5月同比下跌4.6%,连续第5个月跌幅超过4%。

  “稳杠杆”

  自2012年以来,中国公共债务占GDP 比例以每年8-13个百分点的速度加速上升,远远高于过去10年来平均每年升幅4个百分点的水平。其中,中国非金融部门(居民部门、非金融企业部门和政府部门)杠杆率上升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