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产业动态网

急躁的俏江南:中国餐饮业拥抱资本失败启示

2015年7月24日浏览:字体:大中小

  从当年的高端餐饮界新贵、胡润餐饮富豪榜探花,到如今深陷经营泥淖、身家大幅缩水,从当年倨傲的不差钱不上市,到后来忍辱签订“卖身契”、被耍后与金主对簿公堂,从当年的创始人到如今的“局外人”,多年来,围绕张兰及她的俏江南,故事不断。作为中国传统餐饮业拥抱资本的一个典型样本,俏江南的扩张之旅略显急躁,面对成功的巨大诱惑,缺乏对危险的清醒认识。家族企业虚弱的内功,无法助推自己完成向现代公司的强力升级,尤其当外部环境骤变时,失败更是加速降临,转型中暴露出的短板被骤然放大。这,足以给后来者以深刻警醒和启发。

  沉寂已久的张兰和俏江南再次进入公众的视线。近来,张兰被私募大佬CVC“踢出”俏江南董事会的传言甚嚣尘上。张兰则反驳“真正出局的应该是CVC”,并声称“将对CVC采取新的法律诉讼行动”。

  一直以来,张兰及她的俏江南争议不断。作为中国众多商业案例中的典型案例之一,俏江南是中国传统餐饮行业与资本市场博弈的一个突出样本,其中涉及的家族化经营、标准化生产、现金流、财务透明等多个问题均值得探讨。“围绕俏江南、围绕张兰发生的一系列事件,是中国餐饮业拥抱资本走上市之路的典型代表和缩影。”北京志起未来营销咨询集团董事长李志起向记者指出。

  在李志起看来,中国餐饮企业过去规模都比较小,且多为地域性企业,想要做大做强,必定要借助资本力量的助推才能快速扩张。而在餐饮业拥抱资本的过程中,俏江南是交了学费的代表。“餐饮业这个行业或者俏江南这样的企业,在转型过程中还有很多不足,这些不足有时会被放大,最终变成它的软肋和短板。俏江南摸索的这条路给了很多后来者启发。”

  10年辉煌

  俏江南进军全球的步伐,却在张兰计划将其在中国A股市场上市之时戛然而止。

  2000年,拥有10年餐饮经验与资金积累的“海归”张兰,在北京国贸开办了第一家俏江南餐厅,从此迎来了属于她和俏江南的一个时代。

  从2000年到2010年,10年间,俏江南通过不断创新的菜品和高端餐饮的定位,在中国餐饮市场上赢得了一席之地。其业务也逐步向多元化发展,衍生出包括兰会所在内的多个业态。

  公开资料显示,俏江南在2000年创建之初即已实现盈利,连续8年盈利之后,2007年,其销售额达10亿元左右。2009年,张兰首次荣登胡润餐饮富豪榜第三名,财富估值为25亿元。

  在获得巨大成功的同时,张兰也不断向外界展示她性格中“高调”的一面。她放言“要做餐饮业的路易•威登,要把店开到纽约、巴黎、米兰、伦敦、瑞士、东京……希望有路易•威登的地方就有俏江南”。

  按照张兰的规划,从2010年开始,俏江南希望通过资本运作与海外收购,在3至5年内开设300至500家俏江南餐厅,每年开出新店100家左右。

  “下一个10年,当你去巴黎、米兰、纽约,你在任何商务的角落,都会看到俏江南;下一个10年末,我们希望能够进入世界500强。”张兰曾如此描绘自己的商业帝国蓝图。

  然而,俏江南进军全球的步伐,却在张兰计划将其在中国A股市场上市之时戛然而止。

  折戟A股

  2011年的一个公开场合,张兰意外地“炮轰”后者:“引进鼎晖是俏江南最大的失误,毫无意义”。

  曾经,张兰对资本市场的态度是“敬而远之”。毕竟,开餐馆的都明白业内一个最浅显的道理:天下没有白吃的午餐。

  中国餐饮协会原秘书长边疆向记者指出,对于很多餐饮企业来说,稳定的单店业绩便可提供稳定的现金流,因此企业经营者并不需要付出太多就能赚到真金白银。

  正因如此,在2006年下半年举行的一次主题为“基金投资与上市增值”的论坛上,张兰曾斩钉截铁地与几名投资人辩论:“我有钱,干嘛要基金投资啊?我不用钱,为什么要上市啊?”

  而在这之前,2005年左右,世界著名企业菲亚特集团曾提议以10亿美元入股俏江南。一位当初曾打算投资俏江南的VC人士回忆,张兰当时的态度非常傲慢,“她完全讲不清大举扩张之下的赢利来源,财务报表也一塌糊涂。”最终双方未能走到一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