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产业动态网

“独立王国”天津港:曾受“双重领导”二十年

2015年8月17日来源:南方都市报浏览:字体:大中小

  天津“8•12”事故已过去5天的时间,核心事实尚未全部呈现,各方质疑仍未停息,天津港政企分离后“剪不断,理还乱”的各方关系亦引发关注。

  在此次爆炸事故中,瑞海国际物流公司作为天津港内的物流企业,其业务审批、安全监管到底谁来负责至今尚无定论;天津市分管安监、环评等方面工作的领导则一直没有现身给予回应;天津港公安局作为维护港区治安的公安机关,该局和其下设的消防支队的行政归属亦不见权威解释。

  政企分离,其方案应该有明确的职能、权力划分。但此次爆炸事故发生后,为何当地政府与港区双双无人出面承担责任?天津港,是否真的如外界猜测一般,“无人能管”?

  从天津港发源之时,到如今“北方第一大港”的繁荣,南都记者为您梳理这个“独立王国”的前世今生。

  【前世】

  天津地区,自古以来即有良港之历史,自东汉末年,曹操在华北平原开通沟渠,形成了以海河为主的内河航运网开始,经唐、宋、金、元、明、清几朝,位于今天津市内狮子林桥西端旧三汊口一带的直沽港区,逐渐成为内陆漕运的重要港口,为中国南北经济、文化交流产生了重要作用。

  清咸丰十年农历九月十一、十二(即1860年10月24、25日),清政府被迫与英国和法国分别签订《北京条约》,天津被辟为通商口岸。期间,英、法、美三国在天津城东南的马家口海河紫竹林一带圈占租界地,修建“紫竹林租界码头”。八国联军入侵后,各国殖民主义者纷纷在海河下游的塘沽修筑码头,来往的船舶迅速增多。1900年至1931年,天津港一直保持着全国第二大港的地位。

  日军占领天津后,在塘沽以东、海河入海口处修建塘沽新港,整个工程拟于1947年竣工,但在日本1945年投降之前,其工程即已三次削减规模,港口则一边建设,一边开港通航,日军通过该港口,大量向外掠运华北物资。

  但塘沽新港的开航,是天津港由河港向海港转折的重要标志。1945年8月15日,日本投降,国民党政府在美国第三军团的“协助”下,占领了紫竹林码头和塘沽新港,接收了天津海关,并恢复了天津航政局。在接下来的解放战争期间,国民党当局三年筑港(1946-1948)用去工程费23000亿元法币,但新建项目少,多为零星整修。至1948年底,航道、港地淤浅严重,轮船不能进出,加之国民党军队撤退时的破坏,此时的新港已成“死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