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产业动态网

危化品生意链:全国都知道走天津港便宜方便

2015年8月18日来源:时代周报浏览:字体:大中小

  广州中国科学院先进技术研究所一位不愿具名的人士告诉时代周报记者,危化品的存储、摆放及运输的量都应有严格控制。而如此大量的危化品集中在一条公路上运输,无疑相当于一条流动的定时炸弹带。

  剧毒危化品纯利40%以上

  即便如此,天津港难以在短期内压缩危化品业务。

  化工业腹地决定了危化品在天津港的集中。叶德生告诉时代周报记者,全国化学品的生产制造,山东、天津、河北、江苏、浙江五省历来是大户,化学合成企业大部分集中在这几个省,而且最近几年,北方的发展势头比南方猛,基础化学品优势较大,出口更多。

  跟大部分产业一样,我国危化品乃至整个化工产业仍较低端。“国外很多都不生产剧毒产品了,很多都从中国买,能生产又便宜,国内出口商还竞相压低价格。”叶德生分析,完全禁止剧毒品生产较难,因为有工业需求。“未来可鼓励新技术,改进工艺,用无毒无害材料替代,但一时半会完全替代很难。”

  郑天祥分析,如果严格按要求管理,天津港势必要放弃一些短期经济效益。比如划出更多隔离带,对港区和物流堆场进行更严格更细致的分区。至于危化品业务本身,估计不会从天津港剔除。“世界上没有这样的综合大港,天津港背靠工业腹地,从这个港口运进来距离近成本低,为什么要舍近求远?再说也没有哪个港口愿意专门承接你不要的危险品业务。”郑天祥分析。

  不仅如此,鉴于重工业、石化工业在华北乃至西北的分布,预计较长时间里,危化品业务都将在天津港占相当比重。“全国来讲,还处于工业化中后期。石化工业在天津、北京等地的比重也在下降,但在中西部地区甚至还上升。”郑天祥分析,“由于天津港服务于整个北方经济,危化业务比重不一定会下降。

  事实上,危化品本身并不可怕,可怕的是管理混乱。前述广州中国科学院先进技术研究所人士对时代周报记者强调,全球500强中很多是化工企业,它们在世界各地都有工厂,只要监管得当、人员素质高,并不危险。“我也参观过国内一些老牌的化工企业,也做得很不错。关键是管理。”

  此次事件后,危化品势必将严管。“包括立法、环保、安监和公安都要多方介入,严管合法企业,还要打击非法,估计有一大批中小型企业会被淘汰掉。”叶德生分析,目前剧毒化学品生产出口的利润很高,纯利至少40%以上。如果严格按法律监管落实,利润肯定不高。“另外应加强追溯追责,如果出现泄漏,要严厉追溯,可以让企业倾家荡产。现在的追溯追责还是较松。”

  对天津港来说,管理亟须跟上。南开大学经济研究所副所长刘刚接受时代周报记者采访认为,天津港近年来发展过快,很多已有的规章制度没有落实。除落实制度外,应该尽快建立物联网系统,加快建设智慧港口。

  这次事件之后,对天津港的期望值将受影响,“但影响时间估计不会太长。”刘刚分析,京津冀协同、天津自贸区等发展定位和规划不会因此改变。南开大学城市与区域经济研究所副教授李兰冰也告诉时代周报记者,天津港是北方最大的中心港口,将来是建立京津冀城市群、北方航运核心区的重要支撑,这一定位预计不会改变。但未来须优化货类货源结构,争取降低散货比重,主做集装箱业务,同时加强航运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