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产业动态网

GDP目标划定上下限 宏观调控思路将创新

2016年3月7日来源:每日经济新闻浏览:字体:大中小

  在过去,针对GDP增速这个问题,大家习惯了“保8%”“保7%”的说法。然而,在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中,2016年的经济增长目标被设定为6.5%~7%,这是多年来首次使用区间来表述这一概念。对此,3月6日,国家发改委主任徐绍史在新闻发布会上表示,“采用区间的这种方式,体现了创新宏观调控、把握区间调控的新思路”,“扩大了可以接受的经济增速弹性范围”。

  国家统计局中国经济景气监测中心副主任潘建成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分析道,区间目标的设定,使政府的宏观决策和相机调控拥有更多空间。

  对于为何要设置7%上限这个问题,中国人民大学国家发展与战略研究院执行院长刘元春教授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经济在降速转轨的过程中不宜追求过高的GDP增速,上限的设置正是体现了这种考量。

  增速不是越高越好

  值得注意的是,2015年,中国GDP增速从前一年的7.4%下降到了6.9%。这0.5个百分点的变化虽然不大,但反映的内涵却很丰富。

  进出口负增长、固定资产投资增速放缓、工业企业利润总额下滑,一系列数据表明,2015年中国经济正经历着转型阵痛。对于未来一年,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在政府工作报告中表示,我国发展面临的困难更多更大、挑战更为严峻。

  正是在这样的情况下,官方明确以区间方式,将经济增长预期目标定在了6.5%到7%之间。据徐绍史介绍,今年是“十三五”规划的第一年,也是2020年实现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目标的关键之年。从2020年全面建成小康社会,GDP比2010年翻一番的目标来看,“十三五”期间我国GDP平均增速一定要在6.5%以上,才能够达到这个目标。

  不仅如此,保住6.5%的下限直接关系到就业问题。过去,经济每增长1个百分点,大约能创造100万个就业岗位。徐绍史介绍,随着经济总量不断扩大,现在经济增长一个点带动的就业比过去多得多。记者注意到,2015年GDP增长6.9%,城镇就业却超目标地新增了1312万个。

  为什么还要给经济增速设置一个“天花板”呢?对此,徐绍史指出,设定上限主要是体现了积极主动的导向,要向社会、向市场传递一个信心,也是比较切合实际的。

  刘元春认为,中国经济在降速转轨的过程中,不宜追求过高的GDP增速,要更多地关注结构调整,设置目标上限,明确地体现了不提倡唯GDP是从的认识。

  潘建成也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区间目标是政府设定目标的创新之举,使中国经济的发展有了更为弹性的政策空间,政府的宏观决策和相机调控也有了更多的转圜余地,以协调长期的改革转型和短期的增长目标。

  在此之前,广东、上海、浙江、江苏、山东、广西、海南、黑龙江和吉林等9个省份,也将今年的GDP增长预期目标设定为由两个数字构成的具体区间值。

  政策储备充沛

  在供给侧改革全面推进的今年,去产能过程中是否会出现职工安置问题?当记者含蓄地将这个问题抛给徐绍史时,他的回答却一点也不含蓄:“请同志们相信,化解过剩产能绝对不会出现第二次下岗潮。”

  徐绍史认为,中国物质基础雄厚,有完备的产业体系,还有高效的基础设施,市场需求巨大,区域发展空间非常广阔,生产要素的质量在提高,宏观调控的经验也在逐步积累。因此,在强调“挑战不容低估”的同时,徐绍史也强调了“困难和挑战并不可怕”,一个重要原因就是“政策储备充裕”。

  “我们的政策工具箱里有充足的政策,而且还在不断地研究充实,所以我们完全有理由相信——我们有条件、有能力、有信心使2016年的中国经济运行在合理的区间。”徐绍史说。

  在全国政协3月6日的记者会上,全国政协常委、恒大集团董事局主席许家印也表示,中国经济进入了新常态,虽然遇到了一些困难,但基本面是好的,而且有很多的发展优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