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产业动态网

三个月花掉美元922亿 海外并购暗流涌动

2016年4月13日浏览:字体:大中小

  2015年5月8日,时任先正达CEO的马麦克(Mike Mack)收到一条来自中国企业的讯息。当天一早,这家瑞士农化和种子企业以“收购价太低且有可能通不过反垄断审查”为由,宣布已拒绝美国同行孟山都的收购。中国化工董事长任建新想乘机问下马麦克:自己有没有机会?

  两天后,任建新收到答复:先正达对此不感兴趣。但他没有气馁。6月1日,任建新再次联系先正达,并提出非正式收购要约。三天后,马麦克又一次回绝了他,“先正达不卖”。

  如果任建新没有再坚持,中国历史上最大规模的跨国并购将不会发生。但在6月中,任建新还是联系了先正达的财务顾问瑞银集团,再次表达中国化工的收购意愿。而此时距离中国化工3月底宣布收购全球第五大轮胎制造商倍耐力26.2%的股权还不到三个月。

  正是任建新这种“三顾茅庐”般的执着,最终促使中国化工和先正达高管在2015年7月走到一起。双方开始讨论并购可能性,为刷新历史纪录吹响前奏。

  2016年3月,中国化工在向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提交的材料中披露了以上信息。而任建新的坚持和越来越老道的手法,或许解释了为什么中国企业海外并购在2016年一季度出现“井喷”。

  根据金融数据公司Dealogic的数据,2016年一季度,中国企业宣布的海外并购总额达到922亿美元,比第二名加拿大624亿美元多出47.8%,几乎是第三名美国的两倍。如果按全年计算,2016年前三个月的并购总额虽然低于2015年全年的1069亿美元,但比2014年的716亿美元要高出28.8%。

  当然,这922亿美元里面,超过430亿来自中国化工收购先正达,而这项交易还面临着各国监管机构的审查,不一定能够成行。但不可否认的是,从海尔到富士康,从万达到海航,中国企业海外“扫货”速度从没有像现在这么快。

  “中国经济发展和整个国际投资发展趋势从2014年开始就发生了重要变化,从原来以资金输入为主的国家,发展成为资本净输出国家。”商务部新闻发言人沈丹阳在3月17日举行的例行发布会上表示,“这个趋势目前还在发展,所以今年对外投资增速肯定会超过利用外资的增速。”

  趋势已是必然,但推动并购大潮,动力到底是什么?这一轮并购潮与之前几轮有何不同?中国企业是否会重蹈日本企业海外并购覆辙?

  滞后效应

  普华永道中国企业融资部主管黄耀和向财新记者表示,由于达成一个并购交易往往需要七八个月时间准备,2016年一季度并购行情火爆,其实早在半年前就已注定。

  他认为,需要从供求双方来看并购交易的产生:一方面,许多公司出售,背后都有私募股权基金(PE)推动,希望能通过出售来完成退出;另一方面,中国企业在全球并购舞台上日渐成熟,成功率大增。

  “对PE来说,他们想要退出时,一个重要的选择是IPO。但是,在2015年看未来三年的IPO市场时,他们可能觉得好像都不明朗。这个时候,他肯定会选择快点走,而且是一次性战略出售。”黄耀和告诉财新记者。

  事实上,近年来出售的许多资产看起来都有投资人背后推动。万达购买传奇影业之后,软银集团和投资公司Waddell & Reed退出;中联重科正在竞购工程机械企业特雷克斯,后者股东中有著名对冲基金Elliott Management Corp.;安邦买入的纽约华尔道夫酒店原本由私募基金黑石集团持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