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产业动态网

英国退欧公投背后的政经乱局

2016年7月7日浏览:字体:大中小

  专栏作家约翰•加普撰文指出,投票留欧的英国选区地图,以奇特的方式揭示了英国经济的变化。有关“伦敦和苏格兰投票留欧、而英格兰和威尔士投票脱欧”的陈词滥调只说对了一半。这篇文章具有一定的借鉴意义。

  在英国出人意料的脱欧公投引发的冲击之中,人们提到多个历史事件可与此相提并论——特别是1989年柏林墙的倒塌。这让我想起了逾半个世纪前另一个引发出人意料结果的破坏性决策。

  1963年,美国总统约翰· F· 肯尼迪(John F Kennedy)领导下的美国政府通过了资本管制政策,向对外国证券的投资征税。这一法律鼓励了离岸欧洲美元债券市场的创立,令伦敦金融城成为首要的国际金融中心。53年后,纽约仍未夺回这一桂冠。

  与英国脱欧的经济和政治影响相比,该政策听起来似乎是一次很小的变革。不过,它是一系列事件的开端,最终引领了伦敦金融城30年前开启的“大爆炸”去监管过程,以及上世纪90年代初欧洲单一市场的建立;这些事件是伦敦金融城乃至整个英国经济全球化转型的基础。

  到目前为止,英国选民到底想要什么还不清楚,下一任首相最终会代表他们谈判争取到什么结果也不得而知。不过,历史显示,为何听起来有点技术性的未来决策(英国在退出欧盟后是否仍将留在欧洲单一市场)会对限制经济损害如此至关重要。

  投票留欧的英国选区地图,以奇特的方式揭示了英国经济的变化。有关“伦敦和苏格兰投票留欧、而英格兰和威尔士投票脱欧”的陈词滥调只说对了一半。最大的留欧区是伦敦,但这一留欧地带向西沿着公路经牛津延伸至布里斯托,向南延伸至汉普郡和萨塞克斯,向东北延伸至剑桥。

  这些地方是英国的大学城和当代经济体的知识中心,这些城镇里满是高价的房屋和面向毕业生(他们中很多人是经济移民)的高薪工作岗位。这里曾有“玫瑰园”之称(这个词是伦敦以外英格兰“东南部其他地区”的首字母缩写),用人公司在这里必须通过竞争才能招募到并留住高技能员工。

  在玫瑰园一词被发明的上世纪80年代末,玫瑰园还是个新鲜事物。那时候,各保险公司、银行、高科技和医疗保健企业在整个英格兰东南部的带状发展格局不太为人熟知。如今,拥有成群高估值企业的充满活力的英国服务业已经被人想当然。

  脱欧公投结果向那些没有密切关注的人们揭示了英格兰和威尔士其他地区(与玫瑰园大不相同的北方和沿海城镇)工业衰落的影响。随着制造业萎缩,服务业已经从1948年占英国就业的44%,上升至现在的85%。在支持脱离欧盟的地区,许多这类工作的薪水极低。

  不过,不要忽视另一个景象——可贸易服务行业蓬勃发展,而英国人对此十分擅长。从银行家、投资者、律师,到咨询师、建筑师、工业设计师,还有广告业的创意人才和媒体买家,以及软件和视频游戏开发人员,他们都掌握了复杂的技能。

  这种情况可以追溯到欧洲单一市场诞生很久以前。内森· 罗思柴尔德(Nathan Rothschild)曾在1832年说道:“这个国家总体来说是全世界的银行……印度、中国、德国、俄国的所有交易……都被引导至英国,并通过英国完成结算。”上世纪60年代,英国曾出现流行音乐和广告业的创意大爆发。

  不过,在经济上与欧洲连成一体有两方面的巨大好处。首先,这么做通过服务业的“护照”,提升了英国作为欧洲枢纽的优势。这种“护照”意味着,从高科技初创企业到大型投行,各种规模的企业只要在英国获得监管批准,就可以在欧盟其他27国自由运营。  

  失去了服务业的“护照”,会迫使许多企业将业务和就业迁至欧盟境内——正如多家美国投行已表态的那样。部分企业会把总部迁走——正如电信集团沃达丰(Vodafone)目前将要考虑的。该公司现在的英国总部坐落在伦敦以西的纽伯里。

  其次,迁徙自由令拥有英国、瑞典、法国软件开发人员的高科技企业能够在伦敦开展运营。各种技能的组合,加上自由的监管和有深度的资本市场,打造了强大的高科技集群。如果英国为了限制移民而脱离了欧盟单一市场,这种优势会不可避免地遭受打击。

  桑德兰(英格兰东北部城市)的脱欧派选民也许看不到脱欧与其生活的相关性。但是,破坏英国战后增长和高薪就业的基础同样会损害他们的切身利益。正常情况下,以金融稳定和财富创造为口号的保守党(Conservative Party)应该懂这个道理,不会冒这样的风险——但该党被意识形态狂热冲昏了头脑。

  目前各方情绪高涨,英国政治陷入一片乱局,任何人要想缓解这场自找的危机都不会是件容易的事。不过,对于下一任首相,我的建议是:在您对经济增长造成不可挽回的损害之前,先读一读历史,然后非常审慎地斟酌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