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产业动态网

煤价年涨63.6%发改委频出手 煤炭业人士称干预过深

2016年11月15日来源:时代周报浏览:字体:大中小

  初冬,陕西榆林。

  中国最大的神府煤田就在这里。杨伙盘煤矿门口,挤满了等待装煤的大卡车。运煤的火车专列,每隔几分钟就从卡车头顶飞驰而过—四年来,这是杨伙盘煤矿乃至整个榆林煤矿第一次如此繁忙。

  许多煤矿的货场大部分都空了,据工作人员向时代周报记者介绍,现在整个杨伙盘煤矿的库存只剩下几千吨了,而去年同期,这里还积压了近20万吨的煤炭库存,“亏本销售都没人买”。

  榆林煤矿的罕见繁忙,折射出当今国内煤价引人注目的增长。煤炭犹如赤贫者走入庙堂,由极端低迷猛然走入投资者的视野,受到期货炒家的热烈追捧。11月3日,环渤海动力煤价格指数报收于607元/吨,创下今年以来的最高纪录,较年初371元/吨上涨了236元/吨、累计涨幅达到了63.6%。

  地点切换至北京。

  面对国内煤价的“疯涨”局面,发改委频繁出手。

  10月25日,国家发改委召开重点煤炭企业座谈会,分析当前煤炭供需形势、研究做好煤炭去产能、保供应、转型升级等有关工作。据了解,此次会议听取了22家主要国有煤企对去产能、控产量等方面的意见,在会议中,发改委表示,希望煤炭价格不要再上涨。

  一个多星期后,11月3日,发改委又召开了“规范煤炭企业价格提醒告诫会”。发改委以“告诫”为目的召开会议,在煤炭领域里并不常见。在这次会议上,发改委强调:高度关注重视煤价过快上涨,要求抑制煤价过快上涨、先进产能尽快释放产量、保障冬春季煤炭供应并坚持去产能决心不动摇。

  据国家发改委官网统计,仅10月1日至今,发改委已经就煤价上涨召开7次会议,主题包括缓解冬春煤炭供需矛盾,以及抑制煤价过快上涨。为了保障钢铁、电力等下游企业的效益和供给侧改革的大局,调控煤价势在必行。而此时刚刚见到曙光的煤炭企业则再次发现,未来犹如雾里探花,去产能的任务仍长路漫漫。

  中国企业研究院首席研究员李锦在接受时代周报记者采访时表示,煤炭企业欠债太多,这一波价格上涨对于企业还债其实起不到什么作用,“真正的作用在于提振了煤企员工的信心,也提振了银行对煤企的信心,变得愿意给煤企借钱了。这让煤企松了一口气”。

  煤价年涨63.6%,一场波澜壮阔的V走势

  榆林煤矿的火爆场景并非孤例。9月以来,华北产煤大省山西、内蒙古的煤企都出现了相似场景,原本萎缩的煤炭运输需求迅速变得紧张起来。

  “这一轮煤价上涨,缓解了我们的债务压力,”华北某省一名国有煤企内部人员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这给我们去产能留了一些余地,但下一步,我们还是要坚定不移地去产能,增加在开采技术上的投入。”

  上述内部人士表示,按照国家和该省的要求,今年以来,该集团已经关闭了三座矿井,化解产能共375万吨。正是在钢铁煤炭行业去产能的背景下,煤炭价格在多年低迷后飞速上扬。

  近期国家统计局公布数据,煤炭开采和洗选业价格环比上涨了9.8%,推动PPI同比上涨1.2%。11月3日的环渤海动力煤价格指数报收于607元/吨,创下今年以来的最高纪录,较年初371元/吨上涨了236元/吨,累计涨幅达到了63.6%。

  泾渭能源价格中心主任曾浩曾表示:“其他大宗商品都是L形走势,煤炭却只用1年时间就把前四年跌的都反弹回来了,竟然走成了个V字型形。它到底如何走出这么波澜壮阔的走势的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