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产业动态网

共享单车围城:一场社会共治创新实验

2017年11月14日浏览:字体:大中小

  共享单车的停放正在成为城市管理者重点考虑的难题,截至目前,10余座城市对单车投放做出了限制规定。

  据上海市自行车行业协会统计,目前各大共享单车平台对外公布的数据显示,全国共享单车的投放总量接近1500万辆。如此巨量的投放量的共享单车,一方面极大方便了市民出行,但另一方面,无序停放所引发的诸多混乱问题,成为城市管理难题。

  各地不断出台新政,从城管部门介入,到企业自我维护,以及引入第三方管理机构,可谓多管齐下。而这或将成为一场社会共治的创新实验。

  城管解围:费用支出高昂

  在著名的旅游城市杭州,同样饱受共享单车停放问题的困扰。在位于杭州市西湖景区的湖滨路33号附近,各类共享单车挤占着人行通道。西湖景区附近一家五星级酒店的保安冯先生说,自己多了一份额外的任务,就是制止共享单车进入景区。“以前,很多游客直接骑行进入西湖畔,不仅危险,而且影响景观。”冯先生说。

  杭州市城管委统计数据显示,截至今年7月10日,杭州市城管部门今年为了搬移乱放乱停单车,已经花费了22万余元的财政经费。

  “这是一笔不小的数目,而且还有支出继续扩大的迹象。”该市城管委负责人说。

  2017年以来,作为主体管理部门之一的杭州市城管委先后67次对共享单车企业进行行政约谈,并对6家单车企业的9件违法行为进行了立案查处,共发出了10份接受调查通知书,并对6家企业作出了罚款、责令整改等行政处罚决定,共计罚款8000余元。

  城管委负责人表示,管理部门主要有两点诉求,一是停止在杭州市场的新增投放,二是加强对人行道积压单车的清理。

  该负责人称,这些财政的支出主要产生于车辆搬移,以及停车保管费用,前者是每辆约20元,而保管的费用是每天30块左右。但罚款的金额与城管部门花费的治理财政经费目前并不成正比例。他抱怨,如果长此以往,这一财政支出还将进一步扩大。

  杭州市为了进一步加强对街面互联网租赁自行车的管理,并整合优化各个单车企业自身的管理力量,杭州市曾试图出台相应的“自律公约”。

  该公约初步设想主要有9个方面,涉及企业联合管理制度、管控单车数量和泊位要求、维护人员统一着装、落实30分钟响应处置机制、各运营平台企业按照投放数量配比落实仓储场地并用于车辆的停放和管理。另外,企业在杭州主城区投放车辆号牌必须到杭州市交通局报备,而杭州市业已严禁新投放车辆和新投放平台。

  “如果新投放车辆经城管部门查实,也一律由第三方公司处置清理,”该负责人说。

  目前,由于单车企业认为“单车上牌”同样涉及投放数量等“商业机密”,在停车管理等费用上持有异议,因此该“自律公约”目前尚未正式公布和实施。

  究其原因,上述负责人认为,共享单车在资本大量进入情况下在实现平台上市等资本规定的目标前,不愿过多牵涉到法律及其相应的纠纷过程,以免影响自身平台的估值。因此,除少数龙头企业外,共享单车企业或多或少对于管理部门的要求未能表示出足够的热心和专业能力。

  “于是,你看到单车企业不停融资,而数量往往超出了实际的需要,资本催促下的单车企业野蛮扩张,也包括不同资本参与同一家市场竞争的因素。”该负责人说。

  企业维护:重投放轻运维

  目前,单车企业在与政府管理部门的对接上,主要是根据各类管理要求,提供骑行数据,比如哪个停车区域较为密集,发现交通事故时需要配合调查等等。

  对于政府是否通过第三方服务来统一管理共享单车“末端停放”的问题,哈罗单车创始人、SVP李开逐表示,假设如此,一旦实施“一刀切”的政策,也就是集中、统一的管理,一方面这只能覆盖企业车辆运维工作的一部分,另一方面各大单车企业在末端停放上的管理能力就变得较为一致,各单车平台的运维能力就无法差异化,会走向同质化,这不利于单车企业的市场竞争。